当前位置:首页>政协知识

李公朴、闻一多血案始末
来源: 中国民主同盟 发布日期: 2017-04-13 作者:  

  


  1946年6月间,国民党政府在全国各地逮捕了1.3万余名反内战的工人、学生和市民。7月,封闭了反内战、呼吁民主的文化团体、言论机关100余处。接着,又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李公朴、闻一多血案。(图为《华商报》的有关报道)


  

  李公朴(左)和闻一多(右)


  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在昆明散布谣言,说民盟企图勾结地方势力在云南组织暴动,夺取政权,说什么民盟中委、民盟云南省支部委员、著名民主斗士、“七君子”之一的李公朴已“奉中共之命,携巨款来昆明密谋暴动”,而民盟中委、民盟云南省支部委员、著名诗人闻一多“组织暗杀团”等等。云南省警备司令部接着就派兵查抄几家进步书店与进步人士住宅,整个昆明风声鹤唳。
  在这一派白色恐怖气氛下,民盟云南省支部不顾形势险恶,于6月底接连三天召开会议,由李公朴、闻一多和楚图南主持会议,向社会各界说明民盟的政治主张和对时局的态度:民盟“只以和平方式争取民主,并非暴力革命的团体,暗杀、暴动不是我们所做的事,而是我们反对的事”,揭穿反动派的造谣污蔑。
  李公朴在会上大声疾呼:“内战万万打不得,大家反内战的声音应该喊得更大些……”闻一多说,我们过去那种严守中立的超然态度是自欺欺人,再不能做袖手旁观或装聋作哑的消极中立者,要站出来“明是非,辨真伪,要以民主为准绳”,要和平,要民主,反对内战。闻一多还表示:真正的力量是人民,民主同盟永远深信人民的力量,把希望寄托在人民身上。
  会后,民盟在昆明开展了呼吁和平的“万人签名运动”。一时昆明全城群情激昂,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争取和平民主的群众运动,使国民党反动派恐慌不已。
  这时蒋介石发出了罪恶的谋杀令,“特予”昆明警备司令部,宪兵十三团对李、闻等人以“于必要时得便宜处置”之权(《南京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云南特务机关接到密令后,立即拟定了逮捕民主人士的黑名单。
  7月11日,优秀的民主运动战士李公朴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用无声手枪暗杀。李公朴被害后,民盟中委闻一多冒着生命危险,组织李公朴治丧委员会。当时,有人劝闻一多避一避,他却大义凛然地说:“决不能向敌人示弱,如果李先生一死,我们的工作就停顿了,将何以对死者,何以对人民!”
  7月15日,李公朴治丧委员会在云南大学召开追悼会,为了安全,没有安排闻一多发言。但是,当一些特务在会上捣乱时,闻一多忍无可忍,拍案而起,愤怒谴责国民党特务暗杀李公朴是“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万的人民!告诉你们,我们 力量大得很!多得很!”他身陷特务的包围,毅然决然地申明:“正义是杀不完的,真理永远存在!”“争取民主和平是要代价的,我们绝不怕牺牲,我们每个人都要像李先生一样,跨出了门,就不准备再跨回来!”追悼会后,闻一多又出席了民盟在《民主周刊》社为李公朴被暗杀事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回家途中,遭到国民党特务杀害。
  李、闻被杀害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国内外强烈的反应,声援民主战士的唁电如雪片发来。
  7月18日,民盟主席张澜致电蒋介石,严厉谴责国民党特务杀害“倡导民主,主张和平”的李公朴、闻一多,“是反民主和平有计划之阴谋”“凶手特务,敢于横行无忌,如此放纵指使,必有背景”,并提出三项要求:(一)对全国特务机关及制度,应予以彻底废除;(二)严令负责机关,必获主凶,依法惩治;(三)全国和地方治安机关,保证今后不再有类此之事发生,否则无论何人,认真从严彻惩。
  同时,民盟总部发表书面谈话,严厉谴责国民党的法西斯暴行,并表示:“我们民盟对争取中国的和平民主,绝不因这类暴行事件而有所恐怖与退缩,我们只有更积极更勇敢地向前猛进,争取中国的和平民主,亦只有如此始足以慰李、闻两先生地下之灵。”
  7月22日,民盟政协代表抗议国民党政府“以暴力残杀无武力之在野党派”,并要求国民党政府立即派出公正人员,与民盟所推派之人员同赴昆明,调查惨案真相。但是,国民党政府拒绝民盟的正义要求。
  7月25日,民盟中委、著名教育家、民主战士陶行知,因李、闻被害突发脑溢血而逝世,他在遗书中号召:“为民主死了一个就要加紧感召一万个人来顶补!”
  8月3日,梁漱溟、周新民受民盟总部委托赴昆明调查。8月6日,梁、周到达昆明,克服了国民党特务给调查工作造成的极大困难,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并在9月30发表《李闻案调查报告书》,用铁的事实揭露国民党杀害李、闻的罪行。


  


  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朱德给李公朴、闻一多家属发了唁电,对李、闻遇害表示深切哀悼,表彰李、闻“为民主而奋斗,不屈不挠,可敬可佩”的精神,并希望全国人民继承先烈的遗志,再接再厉,务使民主事业克底于成。
  中共政协代表团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要求立即撤换昆明警备司令,限拿凶手,保护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安全;安葬死者,通令全国追悼、抚恤死者家属。


  


  周恩来在上海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严正指出国民党反动派制造李、闻血案“完全是有计划的,而且是肆无忌惮的政治暗杀。西安、南通之血案未了,昆明今又继之,则重庆、成都、武汉、北平、广州,甚至南京、上海亦可以任意杀人。这完全赤裸裸地暴露了国民党特务残暴的法西斯本质,采用了最卑鄙的手段来镇压和平民主运动及其代表人物”。正告国民党政府,如果“对此仍不采取紧急处置,改弦更张,取消特务,则一切政治协商都将徒然无望”。
  全国各地及海外侨胞隆重集会悼念李、闻两位烈士。


  

  


  7月26日,延安和苏皖解放区举行声势浩大的追悼李、闻等烈士与反内战、反特务大会,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坚决反对法西斯的内战、特务政策。(图为朱德在延安的大会上讲话。)
  7月28日,重庆6000余人隆重举行追悼会,各界人士发来唁电、挽联、花圈,共计达1200余件。
  8月10日,史良、鲜特生等在重庆发起组织“李、闻案件后援会”,陪都各界人士及50余社团参加。会上发表宣言,要求当局彻查李、闻血案,切实保障人身自由。
  8月18日,成都各界人士举行追悼会,张澜在会上愤怒斥责国民党特务的法西斯暴行。追悼会后,国民党特务围攻殴伤张澜,民盟四川省支部委员张松涛亦被特务围殴受重伤。


  
  10月4日,上海各界5000余人举行李、闻两位烈士的公祭大会。
  


  邓颖超在会上宣读周恩来所写的悼词。(中为民盟中央常委史良,右为上海市市长吴国桢。右图为周恩来为李公朴、闻一多所写的悼词):“今天在此追悼李公朴、闻一多两先生,时局极端险恶,人心异常悲愤。但此时此地,有何话可说?我谨以最虔诚的信念向殉道者默誓:心不死,志不绝,和平可期,民主有望,杀人者终必覆灭!”民盟南方总支部、港九支部、暹罗支部也举行了追悼会。
  9月16日,民盟新加坡办事处举行追悼李、闻大会,参加者有100余华侨团体,代表了两万余侨胞。办事处主任胡愈之主持会议,致词赞扬李、闻二烈士呼吁和平,反对内战,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献身精神;痛斥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镇压人民的血腥罪行。大会发出通电,要求严惩杀害李、闻的凶手。大会后,全马来亚7个分部及25个区分部先后举行了追悼会。
  全国人民和海外侨胞隆重追悼李、闻两位烈士,形成了一个控诉国民党坚持内战、独裁和卖国罪行的群众运动。“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杀死了李公朴和闻一多,却有千千万万个李公朴和闻一多站起来。血的事实使国民党统治区广大人民和民主人士进一步提高了认识,更加勇敢地投入反内战、反独裁的民主斗争。
  (原载于《中国民主同盟七十年》,群言出版社出版)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