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协知识

中共与民盟的一次君子协定——1946年旧政协会议上中共与民盟的共进退
来源: 中国民主同盟 发布日期: 2017-04-12 作者:  

  1941年民盟成立时的名称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于1944年改称“中国民主同盟”。
  75年来,民盟与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为国家的独立和富强、民族的崛起和复兴而不懈努力和奋斗。75年间,中国共产党和民盟之间风雨同舟、肝胆相照的故事,不乏波澜壮阔,也不乏情谊深长。
  让我们把目光投往新中国成立前中共与民盟的一次“君子协定”。那是1946年的1月10日,重庆,由各党派和无党派代表人士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俗称“旧政协”)正要召开。中共与民盟的“君子协定”,就是在这次会前达成——双方约定,在会上采取一致步调,互相支持,共同斗争。其实关于中共与民盟之间的合作风格,1945年10月毛泽东与张澜会面时就已定下了默契。
  正是在中共和民盟的充分协商和默契配合下,最后促成会议通过《关于政府组织问题的协议》《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的协议》等五项协议,实质上否定了国民党的内战政策和专制独裁。
  这是中共与民盟一次精诚合作、互助共赢的生动实践。
  会前:大公无私——共产党鼎力助民盟


  


  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决斗争,国内外社会舆论的压力,包括民盟的一再呼吁之下,蒋介石被迫做出“和平”姿态,电邀毛泽东到重庆谈判。(图为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在重庆机场受到民盟中央主席张澜等欢迎。左起:张澜、邵力子、郭沫若、傅学文、张治中、毛泽东。)


  


  谈判期间,毛泽东曾三访特园,与张澜等民盟领导人就国共谈判、民盟与中共配合等问题交换意见,毛泽东称赞张澜是“老成谋国”。10月10日,国共双方签署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确定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图为毛泽东到访的特园客厅。)
  出席这次政治协商会议的单位及名额,《双十协定》决定由国共双方商定。最初商定的名额是:国民党9人,共产党9人,民盟9人,社会贤达9人,共36人。
  因为社会贤达的代表名额也是由国共双方共同商定,能自主推定名额的民盟就显得尤为重要起来。国民党为掌握多数,便琢磨着对民盟实行分化瓦解之策,以此来孤立共产党。当时民盟内部政治情况的复杂,也正好给了蒋介石可趁之机。
  当时的民盟,还是一个联合了“三党三派”的政治党派,里面有中国青年党、国家社会党(后改称民主社会党)、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后改为中国农工民主党)和中华职业教育社、中国乡村建设协会、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后改称中国人民救国会)。国民党的阴谋就是拉拢扶持中国青年党,让其强硬要求在民盟的9个名额中独占5个,以达到分裂民盟的目的。
  有着三党三派,并还有着为数众多无党派人士的民盟,当然是断然拒绝了青年党的无理要求。但在国民党支持下,青年党悍然表态:“一定要5席,这不是讨价还价的问题,如若民盟不同意,青年党就要作为独立的单位参加政协会议”。国民党这时马上跳出来,公开表示支持青年党脱离民盟,拥有5席,民盟减少2席的要求。民盟数次向国民党申诉,欲保持9席,国民党置之不理,一面是名额被瓜分出去,一面是名额如何分配,民盟面临着极大的难题。
  此时,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提议,青年党可以独立单位参加政协,其5个代表名额由中共让出2名,国民党让出1名,另外将代表总额再增加2名;民盟原定的9个名额不动。共产党这一顾全大局,主动让步的做法,让国民党始料未及,不得不接受这个分配方案。最后商定的名额分配就是:国民党8名,共产党7名,民盟9名,青年党5名,社会贤达9名,共38名。
  民盟在中共的帮助下解决了难题,也更加深刻感受到中共患难与共、真诚相助的战友情谊。对中共这种以国事为重的大气魄,民盟中央主席张澜说:“共产党真是大公无私,为国为民!”自此,青年党分裂出去后的民盟,内部更为团结,也更为坚定地站在共产党这边。
  会上:亲密战友——结同盟达成诸协议 

  
  


  1946年1月10日,由各党派和无党派代表人士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正式召开。会议分成改组政府组、军事组、施政纲领组、国民大会组和宪法草案组。(图为政治协商会议代表步出会场。前排右一为民盟中央主席、政治协商会议代表张澜。)
  会议期间,不论大会还是小组会,以张澜为首的民盟代表团和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按照会前达成的“君子协定”全面合作,结成亲密同盟。会上双方有重大的行动和主张,或是遇到重大事项,彼此都先接头交换一下意见,采取一致步调,互相支持配合。中共和民盟的代表们非常忙:白天开政协会,晚上双方还要在一起开小会。
  比如在国民政府委员和国大代表名额分配问题上,当时国民党一党独大,只余所剩不多的名额分配给其他党派,青年党还在其中捣乱。为此,周恩来与张澜多次协商,周恩来提出联合争取名额,确保取得否决权的方案,并表示在名额的内部分配上完全考虑民盟的需要。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会议通过的国民政府委员会的表决法规定“国民政府所讨论之议案,其性质涉及施政纲领之变更者,须有出席委员2/3始得通过”,国大表决法规定:“讨论的提案,须经出席代表3/4的同意,才能形成决议”。
  争论最激烈的是“军队国家化”问题。国民党坚持首先“军队国家化”,然后才能“政治民主化”,妄图吃掉人民军队;共产党则针锋相对,提出首先“国家民主化”,即政治民主化,然后才能军队国家化,并建议双方军队同时交民主联合政府及其统帅部。民盟支持中共提案,提出《实现军队国家化并大量裁兵案》,明确表示:裁军方案由“政治协商会议审核通过后,交改组后的政府执行”,也就是说,先改组政府,后整编军队,先政治民主化,后军队国家化。经过激烈争论,勉强达成《关于军事问题的协议》,通过了“军队属于国家”“军党分立”“军民分治”“以政治军”等原则规定。
  1月31日,政治协商会议闭幕,通过了《关于政府组织问题的协议》《和平建国纲领》《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的协议》《关于宪法草案问题的协议》《关于军事问题的协议》五项协议。旧政协会议的召开和决议的达成,是中共与民盟和其他民主人士共同斗争的结果。
  在蒋介石的眼里,民盟简直就是中共的外围组织。他在1月14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本日共党外围所谓民主同盟者对我政府之攻讦与要挟……”。中共与民盟合作的默契,彼此间高度的信任,却也由此可见一斑。
  会后:共克时艰——民盟与中共携手奋斗
  此间的患难与共,使中共和民盟进一步加深了肝胆相照的战斗友谊,取得了政治共识和合作经验。尤其是民盟,更加坚定了与中国共产党同舟共济的决心。
  与此同时,旧政协各项决议笔墨未干,各民主党派和民主团体在重庆较场口举行的庆祝政协成功大会,就被国民党肆意破坏捣乱,是为较场口血案。紧接着,中共《新华日报》和民盟《民主报》的营业部就被捣毁。其后,国民党又公开撕毁政协协议,发动全面内战……
  1946年7月,民盟中央委员李公朴、闻一多先后在昆明被暗杀身亡,中共与民盟同声声讨…… 

 


  11月,国民党违反旧政协决议,单方面在南京召开所谓 “国民大会”,中共与民盟共同抵制,拒绝参加……(图为当时报纸有关民盟、中共拒交“国大”名单的报道。)
  1947年2月,国民党强迫中共驻南京、上海和重庆等地代表和工作人员全部撤离,中共代表撤返延安前,将三处的房屋、财产等全部委托民盟代管……
  10月底,国民党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严加取缔”,在国民党高压之下,11月6日,民盟总部被迫解散。中共交托民盟代管的房屋财产,此时也被国民党南京市政府劫收。
  在国民党制造的腥风血雨之中,在与中国共产党共克时艰之时,民盟最终得出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结论。1948年1月,民盟的一届三中全会在香港召开,决定恢复民盟总部,公开宣布与中国共产党携手合作,为实现民主、和平、独立、统一的新中国而奋斗。会议通过的《政治报告》中这样写道:“自从本盟被南京反动独裁政府勒令解散以来,一切所谓‘中立’、‘中间’的说法和幻想,实早已被彻底粉碎了”。
  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隆重开幕,中国共产党与民盟的合作翻开新的一页。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