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读书·用书·著书
来源: 市政协 发布日期: 2017-09-18 作者: 戴楚洲  

  “自古雄才多磨难”这句富有哲理的名言说明杰出人才与成长环境的辩证关系,是我国历代寒酸文人的真实写照。生活的辩证法启迪我们:人生磨难可使有志之士成就事业。笔者读书生涯,历经 “文革”时期的“饥不择食”、改革开放后“填鸭式”的广泛涉猎,直到现在精读的过程。读过一本好书,就象交了一个益友。读好书才能开卷有益,给人乐趣和智慧。
  1981年黑色7月,参加理科高考,我因不谙数理化而名落孙山。家里无钱供我上学,温饱都成问题。为了生存下去,我被迫挑着书箱,离乡背井,作了偏远山寨行溪小学代课教师。该校老教师告诉我:人求上进先读书,教学相长。读书不仅可以教书育人、培养人才,而且可以修身养性、改变人生。北风呼啸的隆冬深夜,独守寒校,点着油灯,饥寒交迫的我自学史地等书籍,形成了刻苦自学的习惯。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苦读励志,勤能补拙。次年,我斗胆参加全国文科高考,终于考上大学中文系。走进大学图书馆,百万图书使我大开眼界。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攻读一本本文史哲书籍,缺乏精神食粮的我就像扑在面包上。多少人世间的哲理,多少生活的真谛,多少诚挚的情感,多少纯美的心灵,被我领悟,被我消融。大学恩师教授我:搞学术研究要因人制宜,因地制宜,最好研究地方历史文化;沿着这个正确的研究方向前进,就能实现“一本书主义”。其间,正在常德师专进修的杨次伟给我送来索溪峪资料,嘱我钻研索溪峪人文景观以及民族文化旅游。从此,我与风景名胜区结下不解之缘,开始走上民族学、旅游学研究之路。
  宋代史学家司马光说过:“学者贵于行之。”明代学者顾炎武提倡:“学以致用。”大学毕业以后,我被慈利县委分配到县民族调查办,从事民族识别工作,运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指导民族工作实践。在没有编制、没有办公楼、没有宿舍的艰苦环境中,我联系民族工作实际,做了六年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工作,跑遍了本地的图书馆和书店,翻越了本地的土家乡(镇),考察了土家民居,鉴赏了土家文艺,整理了300多万字的民族历史和民族特点材料,应用所学文史哲专业知识及正史、野史、类书、方志、铭刻、谱书、田野调查材料,编著珍贵的《慈利县土家族资料汇编》一书。慈利县民委成立后,我负责恢复少数民族成份工作,多次向湖南省委、省政府及省民委汇报慈利县民族成份识别工作。结婚次日,还没“回三朝门”,我就赶到县民委为省民委领导拟写慈利县识别土家族成分工作汇报材料《慈利县土家族概况》一书。次年仲夏,小孩出生还没“洗三”,我又赶到县民委为省民委专家拟写慈利县识别土家族成分复查材料。省民委领导、专家通过两次实地考察,发文批准慈利县30多万人为土家族,终于完成历史使命。
  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1992年,上级组织调我到市委宣传统战部从事旅游宣传工作。武陵山区旅游产业发展实践使旅游理论严重滞后,旅游景区仍需宣传营销。但是,张家界市政府因资金奇缺尚未修建图书馆。于是,我不得不用微薄工资到市内外购买旅游书籍,自学旅游学、文化学等与旅游相关的专业知识,以弥补张家界旅游研究之不足。在书房里,我领略到宇宙的广博,感受到知识的神奇。这年,我的妻子也因多种原因被挤下岗。工作挫折没有消磨我们的意志,清贫的生活反而成为我们战胜重重困难的动力。在夫妻双双悲观失望、负债万元的逆境中,我用曹雪芹喝稀饭写书、保尔带病著书的感人事迹激励自己,在缺乏图书资料和出版经费的写作环境中,精读《旅游学概论》等数百本专业书籍,利用自己多年来从事民族工作、宣传工作而发表的长达150多万字的200多篇文章,在岳麓书社出版了《张家界市民族风情》一书,推介了张家界市民族文化旅游资源,描绘了张家界市名胜古迹。
  有位哲人说过:“书籍是全人类的精神食粮。”古今名山胜水必有文人描绘;山以人传,其山名闻遐迩,游客纷至沓来。张家界市政协原副主席申康如邀我合编《张家界旅游答客问》一书,由张家界市旅游局印发给全市导游员参用。市旅游局邀请分管旅游的市委常委朱国军和我编写导游培训资料《土家知识百问》等书,并为全市国证导游培训土家历史文化等导游基础知识。祖母去世三天,我却还在课堂含泪为导游讲课,没能及时赶到灵堂为祖母举办葬礼。近年来,许多导游及广大游客反映介绍张家界风景区的旅游书籍品种太少。文化市场需要旅游书籍,我又有了新的写作动机。我又费时四年,贷款四万元出版了《张家界旅游指南》一书。根据旅游六要素理论,运用旅游学、地理学等学科知识,讲解了张家界市十八大风景区主要景点,选编了描写张家界风景区文学作品,阐述了张家界市民族文化,简介了张家界市旅游商品。本世纪初,岳麓书社又为我出版了《慈利县土家族史料汇编》一书;我在民族出版社自费出版了长达30多字的《湘鄂西土家族》一书。该书由历史族源、民族经济、军事斗争、文学艺术、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土家语言、文物古迹及落实民族政策等章节组成,是湘鄂西第一部多角度研究土家历史渊源及民族特征的著作。张家界市土家族研究会成立以来,我邀请土家学者编印了长达40多万字的《土家地区名胜大观》和《慈利县民族宗教侨务概览》两书,为传承土家历史文化发挥了作用。 从2002年起,我费时三年编著的《中国少数民族风情游丛书·土家族》一书出版发行。全书共计15万多字,300多张彩色图片,构成一本五彩缤纷的土家风情画卷,成为目前全国首本系统、科学、规范、生动的土家文化旅游书籍。该书追溯了中国土家族的历史源流,描写了灿烂的土家族文学艺术,描述了独特的土家族生活习俗,叙述了多元的土家族宗教信仰,推介了武陵地区的风景名胜,为打造“大武陵旅游圈”提供了翔实证据。我被调到市民委后,发挥所学专业特长,邀请30多位土家学者撰写《湖南土家族风情》一书。为了早日编好该书,我忍受胃痛等疾病折磨,日夜撰写书稿。得脑溢血病后,还没出院,我就赶回市民委修改书稿。我在省民委领导支持下,于2010年由岳麓书社出版长达34万字的《湖南土家族风情》,分为山魂水魄、乡风土韵、武陵彦俊三篇,总计二十多章、一百多张彩图。该书从民俗学、文化学的角度,对湖南省土家族的文学艺术、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宗教信仰、文教卫体、风景名胜、历史人物进行了系统推介。
  我国史学家范文澜奉劝学者:“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为了实现人生理想,我坐了二十年冷板凳,笔耕不缀,发愤著书,完成了“张家界旅游三部曲”,实现了编著十本旅游文化书籍的夙愿,为人类献上了一份薄礼。这些著作成为我生命的延伸,自我价值的附加。我费时十年反复打磨《世界奇观张家界》一书的曲折历程证明这句古诗的哲理。2003年,张家界市旅游局负责人邀请我为张家界市编写一本内容全面、文字精练、科学性强、雅俗共赏的旅游宣传权威书籍。为此,我拟定篇目,删繁就简,逐字逐句,仔细推敲,写成旅游景区、苗风土韵、旅游服务、旅游购物、旅游文学等六章书稿,共计25万多字;儒商赵葛为其编辑百幅精美风景彩图。期间,我曾向市委、市政府和市旅游局的领导提出出版《世界奇观张家界》一书的建议及其要求。市旅游局原局长丁云勇终于在2012年12月批示:“这本书编得很好,比较系统,目前在市内尚是首本,对旅游基础工作大有帮助。”

回顾自己卅年治学之路,我感悟到:读书是创作的基础。勤读书,大有益,著书得益于读书。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读书可以陶冶性情,使人温文尔雅,具有书卷气;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读书可以提高写作能力;君子学以聚之,读书可使自己积累知识。总之,不断读书,终身受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