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湘西蛊神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8-30 作者: 柯云  


  蛊药,是湘西苗家女人的秘密武器和专利,且有严格规定,只限于母传女,如此代代相传。据湘西地方载:“蛊,巨毒也,即把一百条毒虫放在一瓷盅内,让其互相残杀,将最后剩下活着的一只毒虫,用文火焙焦,研成粉沫,装入一种特制的小瓷瓶中,留给未婚女子选择情郎备用”。蛊药其毒性远远超过砒霜。但所不同的是:一它为慢性温馨杀手,一般要在半月最迟可延至三个月发作;二它有解药可治,只要及时服下解药,则可平安无事。
  苗女痴情,一旦爱上如意郎君,就忠贞不二,要是对方负心就会遭蛊药毒死。因而蛊药是湘西苗女对付情郎的一种手段。然而,本文主人公龙珠的放蛊却不是为了爱情,因而它是湘西放蛊史上首次怪例。
  一、她因幼稚而遭到不幸,从而产生逆反心理,她要报复天下男人。首次放蛊,旗开得胜,她坚定了蛊杀日军的信心
  龙珠出生于二十年代末、湘西乾城猛峒河畔的一个没落的苗王家庭。她的父亲在她刚满周岁时,就弃笔从戒,在国民革命军十九路军某团任副官,家中就剩下体弱多病的妻子和女儿龙珠,母女相依为命。
  龙珠自幼聪明、好强,读书用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也许是这些原因,使她成长快,性早熟,不到成年,就已出落成一位身高适中,脸似桃花,眼如秋波,唇红齿白,宛若天仙,婷婷玉立的苗家少女了。在乾城读中学时,喜爱和异性玩耍,夏天,她爱到美丽的猛峒中去游泳。一天,巧遇一位自称靠卖画维持生活的武汉男人,名叫阿金。不知是幼稚,还是何种原因?龙珠对他产生了好奇感,很快从泳友而成为知音。也许是出于对他贫困的同情,或是对绘画艺术的偏爱,她毫不犹豫地答应分文不取为他做人体画的模特人,就在河边柳丛中扒光了衣服,任他尽情地描画。当阿金全神贯注的时候,她也从对方的隐私部位获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渴求。
  少女白晳、丰腴的身躯、象羊脂玉一样湿润而富有光泽丽质感的肌肤,自然会对男人产生无穷的诱惑力;而蓓蕾初绽的少女,也不乏强烈追求男人的性欲。这样,在草地上龙珠的第一次与男人发生肉体关系,失去贞洁。她虽然痛苦了一阵子,但是她觉得很甜蜜。谁知就是这一次她怀孕了。也就是这一次后,那个男人不见人影了。幸好她的母亲也是苗家人,对女儿理解、宽容,用苗家祖传的打胎药给她坠了胎,但由于失血过多,差点要了她的小命。也就是这个原因,使她对男人怀下恶感。她发誓,要用蛊药报复天下男人。
  中学毕业时,她还不到十六岁,苗条的身材,闪光的秀发、妖媚的大眼睛,惊人地吸引人,撩人情欲,一时追求她的男青年不计其数,她都报以利刀一样的目光。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将战火烧向中原。湖南省省会开始向沅陵迁移。
  沅陵,古称辰州,地处湘黔边境,虽山高林密,但因沅江横贯其间,交通方便,历为军事要塞,易守难攻。
  龙珠为了学好自身本领,便在沅陵攻读省办女校。在学校耳闻目睹中国将面临存亡的生死考验。于是她放弃了原来的念头,她要为国效力,蛊杀日寇。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发生后,日军发动全面侵略战争。7月8日,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号召全民族抗战。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下,蒋介石被迫放弃内战,于7月17日,在庐山宣布对日抗战,並实行第二次国共合作。
  就在这时,龙珠的父亲在一次行军中遭到日军伏击,不幸阵亡。当这个噩耗传到家时,龙珠与母亲悲痛欲绝,她的母亲经不起重击离她而去。龙珠含着愤火的血泪埋葬了母亲。然后在母亲坟前叩了三个响头后说:“我与日本鬼子不共戴天,决定上前线去将这些可恶的人面兽统统杀光。”並服下绝孕药,决心独身报国。
  当她起身时,一位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将她拦住,给她讲了关于杀敌的办法,并告诉她,敌人就在门前,并要她用另类办法杀敌,那就是放蛊。利用放蛊获取敌人的情报。投入了反法西斯的战斗中,在那位先生的指引下,到一个秘密地方经过短期培训,身带一部微型相机,充当湘西谍报员。
  原来,大汉奸汪精卫、周佛海之流为了加快让中国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加大情报力度,76号舵主李仕群,便在周佛海的家乡沅陵也设立一个情报分站,以新闻记者为掩护进行情报工作。美其名曰:难民收遣站。龙珠的任务就是针对难民收遣站,搜索他们的情报。
  1938年初秋的一天中午,艳阳高照,西风徐来。龙珠在离家不远的“美味酒家”寻找“意中人”,独自喝啤酒,酒毕付款,当她走到收款处前,一时几乎要急哭了,因为她这时才发现钱包被人偷去了。情急之下,一个前来交款娃娃脸的男人问清情况后,代她付了两杯啤酒的钱,使她感激不尽。交谈中,得知,这个人叫阿吴,三十多岁,说是沅陵难民收遣站的工作人员。真是挎弓进山找目标,不觉猎物在眼前。不由心中一喜,正是她捕捉的对象。等待鱼儿上钩。阿吴年纪不大,倒很老练。因职业的缘故,本不想寻花问柳,可是面对如此绝美佳人,实在难以按捺自己的性欲,望着龙珠花样的面容,恨不得一口将她吞进嘴里。龙珠见对方那种火急火燎的馋样,故意犹抱琵琶半遮面。这一下让对方终于崩溃了,向她大献殷勤,就这样他们在这家饭店中购铺苟合了。
  阿吴是个淌过女人河的老水手,可从没有过这个女人的美妙。龙珠给他放了蛊药,他还不知道。从他的口中得知第一次强暴她的那个阿金的男人,本叫金贵,也在他们单位并是负责人。龙珠心想:如此看来,第二个死在我面前就将是金贵了。这一次,她虽没获取有用的情报,但他弄清了所谓难民收遣站的内幕。
  少时的事对她的心理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她自己心中有数。不过,从那次之后,她是否作为报复,把男人作为性的对象对待,这就不易说清楚了。如果情况果真如此,对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就不会惊异莫解了。
  阿吴自与龙珠分手后的第二天,被76号急令到上海参加一个秘密会议,刚好半月,肚子阵阵疼痛起来,请医生检查,弄不出什么结果,后经一位在湘西曾工作过的医生询问他的详情之后说,可能是中了蛊毒。同时告诉他得马上要放蛊人给解药。最后叮嘱他:“一定要快,否则无可救药。”阿吴一时丢了七魂六魄,赶急找借口请假回到湘西,当天晚上与龙珠约会,问她是不是蛊药作怪。龙珠先是冷冷一笑,然后点点头。阿吴要她给解药。龙珠说:“急啥,先将分别后作了些什么事说一下,我会给你的。”阿吴痛苦地摇摇头说:“那是绝密。”龙珠说:“绝密不等于绝命。”阿吴鉴于她的美色和自己的性命,又为得到她,只好如实相告。
  原来,日军计划要进攻长沙和湘西了。情报十万火急!她得飞速将情报传出去。
  龙珠见他还有继续利用的价值,给他服了解药,也让他又一次享受仙境般的快乐。她知道她出卖肉体是违背上司旨意的。其实那个神秘人只要她放蛊,并未要她以性交换,她认为自己这样作更妥当,更有征服力。
  这一切之所以能办成,是由于她具有这样的双重品质:一方面,她有正视一切危险的惊人的勇气;另一方面,她有着特有的无法模仿的、能引诱人们对她欢心的、绝美的女性优势。
  二、充满义愤之情的苗女,她要把蛊变成为插进日军心脏的利刀,让鬼子和汉奸一个个不得好死
  龙珠的情报准确及时传递到国共情报机关,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决策作用,她的行为多次受到上司的表扬和奖赏。从而她更加坚定信心,她要把蛊变成插入日军心脏的利刀,让鬼子汉奸一个个不得好死。
  眼下最要紧急的是尽快与金贵见面,先不置他死地,借他之手杀掉阿吴,最后用鬼子的刀杀掉金贵,这是她的一套周密计划。
  1939年初春,烟花三月,绿柳如茵,晨光熹微中的沅江清风徐徐,柳丝摇曳,粼粼江水拍击船舶,不时发出“啪啪”的响声。龙珠在阿吴的带引下,来到一条客船上。从船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头戴一顶黑色礼帽,身着一套灰色西装,正望着江面轻轻吟唱。阿吴突然一声:“站长,你看我请来一位天仙!”那人转过脸一看,似乎就在同一瞬间,龙珠与那人都在心中发问:难道就是他(她)?两种不同的复杂心情同时迸发出来。但早已胸有成竹地龙珠,理智地告诫自己。与仇人见面,千万要保持自然、冷静,不能因小失大。
  两人经过一番寒暄之后。龙珠认定这个叫金贵的人正是当年的阿金。既然是她锁定的敌人,又是工作的对象,岂不天赐良机。她要开始下一步行动,一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此时,她只想阿吴离开,以便进一步交谈,可是总想不出支走他的办法。正在苦闷之时,阿吴煞有介事地对金贵说:“我忘了给友人购飞机票,得马上离开”。他是有意躲避还是真有其事?不得而知,留下一个难解之谜。
  待阿吴走后,龙珠双目含“情”,冷艳逼人,找到金贵撒起娇来,说他占了她的便宜,又让她怀了孕,致使生命垂危之事,一一找他兴师问罪。
  金贵一脸无奈,缓缓地说,他也是万不得已。自那次之后,他如同掉了魂一般,天天在美梦中惊起,思念她。只因误入歧途(他当然不肯说为了76号当日伪特务的事)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想到有缘千里重相会。
  龙珠哭着说:“可惜你来迟一步,阿吴沾了我的便宜。”金贵一惊:“此话当真?”龙珠点头。金贵愤愤地说:“他不想活了,我要他的狗命。”龙珠伏在他的抽搐:“你能把他怎样?”金贵说:“我杀他如捏只蚂蚁。”龙珠转哭为喜:“若有这一天中,我陪你一辈子。”金贵说:“你等着瞧吧!”果然不几天,阿吴就在人间蒸发了。
  从此,金贵与龙珠又重修旧“好”。
  有好长一段时间,金贵一直经常和龙珠接触。金贵自认为交了桃花运,这种假象让他蒙在鼓中自我沉醉,他将拥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妻子而自豪。但他毕竟是身负重任的要员,不得不处处提防她的行动。
  在处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问题上,龙珠表现得特别冷静和理智,做到了恰到好处。她竭力勾引金贵,与他一起参加舞会、出入酒吧和夜总会,但有一点她把握得非常到位,在“条件成熟”之前,决不与他动“真情”,以便使自己对他保持足够的神秘感和巨大的诱惑力。表面上她似乎对金贵的职业毫不感兴趣。从来不问他的工作,象一个痴情而天真的女少,完全沉缅于初恋之中。
  终于,金贵抵挡不住龙珠的诱惑,把她带进了机要室,有时竟混到深更半夜。这使龙珠也就有机会拿到不少重要的机密文件,复制后再送回去。龙珠见目的将达到,故意表现出不愿意进入机要室的样子,狡猾的金贵对她就更放心了。庆欣自己得到一位天真无邪的美女。
  平时不喝烈性酒,总是喝一种38度的湘西自制糯米酒,这次龙珠对他说:“金贵,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喝这种酒。”她边说边用拇指和中指捏住酒杯,其余指头弯弯地伸天,呈兰花状,她这种喝酒的姿势格外优雅而迷人。
  “是的,我很喜欢喝这种酒,据说喝这种酒可以亲切湘西人。金哥,你不想让我与你更亲近吗?”他边说边拿起酒瓶给两人的酒杯都倒满酒。
  “可是”,龙珠伸手拿起酒杯,“这种酒是女人才喜欢喝的,真正的男子汉都喝湘西酒鬼,这种酒才是力量和象征。金哥,我希望我的心上人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你说对吗?”她的语气、目光具有不可抗拒的挑逗性。
  在龙珠眼神的唆使下,金贵从食品柜拿出一瓶陈年酒鬼。就在金贵起身拿酒的那一刻间,龙珠有意解开披在肩上的金丝绒头篷,里边是墨绿色春衫和浅蓝色的细料长裙。待她脱下那件春衫,却还有一件紧绷绷的小马夹,衬出她的胸部显得更加丰满,似乎盛不下要蹦出来一样。这一系列的动作简直把金贵看呆了。这层层脱下衣饰、一点点露出女性柔美的方法,比当年一下子出现个女性裸体更具吸引力和征服力。
  这时,金贵举起盛满的酒杯:“心肝宝贝儿,为您永驻的美貌和我们永恒的友谊,干杯!”由于一时过于激情,当两个酒杯相碰时,他的手一哆嗦,酒杯掉在地上,碎了。“哦,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失态!您实在太迷人了。好,我再拿一只酒杯去。”
  “不用了!”龙珠边说边就势扑到他的怀里娇滴滴的说:“两个人合用一个杯子不是更好吗?”
  金贵受宠若惊,狂热地抱起龙珠边旋转边说:“您太美了,我的宝贝,我的女神!”并把她放在沙发上同时轻轻地吻了一口。
  龙珠起身后索性坐在他的大腿上,忽然,她的灵感来了。她把自己酒杯的甜酒一饮而尽。又重新倒满了酒鬼,喝了足足一大口,含在嘴里,用嫩如玉笋的双手捧着金贵的脖子,嘴对嘴地向他喂酒。金贵情不自禁地张开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搂住她纤细娇柔的腰肢,贪婪地一口气从那肉乎乎、软绵绵的活酒杯中吸吮美酒。顿时,一股烈火般的欲望注入了他的五脏六腑。
  他俩就这样如漆如胶地抱在一起,又一口接一口的喂着,喝着,喂的有意,喝的更是有情。
  龙珠想,必须把他灌醉,才好动手完成早已确定的目标,若一味的硬灌必然怕引起他的怀疑,而用这种方式,是任何一个喜欢她的男人都会非常愿意接受的。一瓶酒鬼酒就经意地从她的口中顺利地进入了他的胃里。他醉了。
  “金哥,我不喜欢这个监狱一样的鬼地方。”龙珠从他怀里抬起头,“咱们找个旅馆多好。”
  “那,可不行!您知道,这是机密要地,我必须守在这里,这是我的任务”。他醉意朦胧地说着。
  “你说谎,你骗人!”龙珠一下子从他怀里挣脱开,“我知道你舍不得花钱”。
  “宝贝,我不会骗你。”金贵摇晃着扑过来。龙珠机灵地闪开,并对他说:“我不信,难道对于你还有什么东西比我更重要吗?”金贵结结巴巴地说:没……有。他一激动,人借酒劲,从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东倒西歪地走到保险柜前,左拧右旋地把保险柜打开了,从柜里拿出了一叠密码纸,对她说:“你看看!这就是我的命根子,丢了它,我的小命就得……保不住了”。
  这时,龙珠惊喜地看到了那叠密码纸封皮上的醒目标题是:“日本国防军密码索引”几个大字,刹时,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控制的心开始狂跳起来。这不是朝思暮想要得到的东西吗!立刻进入她的相机中。
  在金贵还没来得及把保险柜锁上之前,龙珠用颤巍巍的胸脯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金贵,又亲吻了一下,她呼吸急促,眼里闪着水汪汪的泪光对他说:“金贵哥,我爱你”!并给他喂茶。
  金贵含糊不清地胡乱附合一句:“我……爱你”。便瘫软在龙珠的怀里了……。
  龙珠陡然想起,男人醉酒的话一般是真的,她必须从他口中掏出真相来。古人云,酒醉道真话。金贵经不起龙珠的引诱,说出了许多话。龙珠从他零零碎碎的话语中,理出头绪是,那次他强暴了她之后,之所以不来与她继续下去,主要是惧怕苗女放蛊。他明白自己不可能与龙珠结婚,必然遭她蛊杀。恰在这时,他的表兄李仕群要他作情报工作。开始他不愿当汉奸。表兄说,投靠日本人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识时务者为俊杰。就这样金贵成了李仕群手下的一员干将。
  龙珠相信他的酒后失语可信,这也是她必除掉他的基本起点。
  第二天,一卷拍摄下来的“日军国防军密码索引”的微型胶卷,便火速地送往重庆、延安……。
  第三天,金贵一见到龙珠就问:“你昨天没给我茶中放蛊药吧!”龙珠亮起一双灼灼逼人的眸子:“你说呢?”金贵最担心也是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龙珠说:“金哥,我正因为爱你,才对你存疑,不给你放蛊你不然又要飞了。”这一说,金贵吓得差点晕倒在地上。龙珠告诉他:“别害怕,我会给你解药的,不过。”龙珠欲言又止。金贵马上追问:“不过什么?”龙珠漫不经心地说:“我有个条件”。金贵把脸凑过去:“什么条件?”龙珠坦然地说:“用日军情报交换。”金贵满腹狐疑:“你要情报干什么?”龙珠向他诉起苦来,她说她家还有爷爷奶奶,他们需要生活,只有找情报卖钱,才能有个生路。
  “你卖给谁?”
  “卖谁不重要,只要有钱。”
  金贵心如沅江波涛,为了得到她的心和美色,也为了活命,只好说:“我答应你,但你一定要绝对保密。”
  三、长沙会战、湘西会战的告捷,她的情报发挥重要作用,她在反法西斯战斗争立下汗马功劳,被人们奉为蛊神。
  战事越来越紧,情报越来越重要。龙珠在谍战中愈加成熟稳重,她为获取更多的情报,经请示上司同意她决定走出深山,旋即整个大湘西。她除隐密与金贵保持联系外,决定把手伸向日伪高级人士。1941年1月,出于工作需要,她到常德老街租了一间房子暂住下来,作为一时间寓所。这也是龙珠将那些甘愿牺牲者们诱入其中情网的地方。
  上司命令她想尽一切办法,以新闻记者身份打入敌人内部,要完成猎取意大利海军情报的任务,以便更主动、更有利于从侧面控制东南亚日军的局势。
  恰在这时,第一个被诱入这张情网之中的男人,是意大利驻华盛顿大使馆的海军武官莱斯海军上将的副官艾克。
  艾克是一位中年男子,也是一个华侨后裔混血儿,精通中文。他家中人口很多,对海军工作的日常琐碎事有些厌烦,总想什么时候顺便找个外遇。寻点刺激。这次巧遇龙珠,欢喜若狂。连说,“上帝赐与,上帝赐与!”龙珠当然可以给他的需要提供机会了。很快,艾克就成了龙珠的感情的奴隶,甚至为此可以不惜牺牲他的事业以及他的生命。
  龙珠已具有一种可以准确无误地知道如何利用每一个男人的感情,以及敏感点的问题,这就是一种色情和头脑的游戏。当然,对于某些男人,是先来色情,然后再猛玩其头脑;而对另一些男人则顺序相反。
  对于艾克,她的任务是较容易完成的。不仅“一见钟情”成了故交,而且,她发现这位意大利人对日本天皇和希特勒结伙,有明显的抵触情绪,他倒希望这位意大利人能从法西斯的桎梏中解脱出来。
  “这里危险,您怎么到这里来了?”艾克突然问道。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呗。”龙珠很随便地给他讲述了一段生活史,当然,大部份是胡编乱造的假话。不论在她的艳史或者间谍工作中,龙珠对敌人都大胆地撒谎,而且从不试图作任何解释。她还大胆地透露她在美国情报局有朋友,如果艾克先生不反对的话,他们可以合伙做一笔生意。事实上,这比暴露她的身份更有利。虽然,这又是一次不小的冒险。但她清楚,一则,战时象艾克这样的外交官,在国外的生活是比较艰难的;再则,在他身上有明显的反战情绪。
  “噢,这么说您需要我的帮助了”。艾克表示感兴趣,他正在寻找一条挽救他的祖国的声誉的特殊渠道,而这个渠道只能从当时还处于中立状态的美国去寻求。
  “谢谢您,如果您不感到为难的话,能不能……当然,我不会亏待您的。”
  当夜,艾克便住进了龙珠的房间里了。
  第二天,关于意大利海军密码本以及将电文译成密码用的图表等,马上被拍摄并影印出来,传送自己的上司。
  龙珠获取意大利密码这一巨大的成功,在战场上取得了快得惊人的效果:1941年3月28日,英国皇家海军在地中海的海战中,取得了重大的胜利。意大利舰队在希腊马塔潘海角被打垮。坎宁安海军上将指挥的英国舰队,击毁了意大利的“阜姆号”、“波拉号”和“扎拉号”等巡洋舰。按照英国首相丘吉尔的话说:这一仗清除了“在此关键时刻对地中海东部英国海军制海权的一切挑战”。这对日军妄图侵吞东南亚的美梦又是一次沉重的破灭。
  1941年5月的一天,龙珠在寓所里,又接待一个自称从东京来的叫山田一郎的“商人”,这个人个头矮小、却十分精干。很显然这是金贵介绍来的。龙珠从山田眼中可以读出他是个情报高手,也是个老色鬼,这次是冲着她的美色来的,不过她也发现此人必有来头,可以作一笔“大生意”。山田眼呆呆地望着龙珠。她不仅自身的相貌美丽,而且衣着也配得极为得体:一件绿色弹力大开领连衣裙,使她的脖子和前胸得以恰到好处地暴露,同时也充分显示了她颀长、丰满的身段及各部位的线务。尤其是那柔美的长发披在肩上,象夕阳下的绿草地上奔腾的一条欢快的小溪,热情而富有活力。当她与山田的目光相碰时,她得意地稍带羞色笑了。
  山田在迫不及待地邀请下二人来到一个叫“万福”的酒家。
  山田心花怒放,他抚摸着龙珠的腰枝,如热恋中的恋人双双走进了餐馆。
  山田端起酒杯,两眼痴痴地盯着龙珠,用中国人的话说,真乃秀色可餐,西施再世。只见她那长长的披肩发不见了,变成了无数条小辫和几条大辫,高高地盘在头顶,用一个发网罩着,她没有描眉,也没有施粉,像她那样的眉眼和皮肤,是用不着多此一举的;但嘴唇上却涂了一点口红。上身穿一件大红色红绿纱短袖衫,领口开得很低,露出白皙直挺的胸脯,下身是一个黑色的长裙,裙的下摆很短,露出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大腿……。
  龙珠见他在看她,假装不理地低下了头。
  山田放下杯子,走过去,捧起龙珠的脸蛋,低声地说:“亲爱的,我爱你。”并朝她那红艳的嘴唇吻去。
  山田虽是情场老手,可是在龙珠面前却不是对手,没让她沾到边,就把他变成“俘虏”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关系已达到“如漆似胶”的程度了。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一天,龙珠给山田打电话,邀他到房间来。不多时,山田如同准时赴会一样,急急忙忙赶到了。这是一间舒适宜人的卧室……,整个房间弥漫着女人特有的芬香的气息。“亲爱的!我真地离不开你了,我不能没有你。可是,唉!”
  山田悲伤地深深叹了口气,把龙珠搂在怀里,颇为神秘地说:“太可惜了,我们就要分手了。”意思是他想得到的没有得到。他哪曾知道龙珠想得到的都得到了,她从山田的口中得到日军进攻大湘西的动向和具体部署。
  日伪情报不断被龙珠窃走。日军似乎已发现其中奥妙,金贵明白自己扮演的角色,将是两头不讨好的走狗,几次心欲忍痛割爱暗地除掉龙珠,但又担心自己中了她的盅药,不知何时发作,于是采取绑架的办法逼她交出解药,后再除掉她。
  一天晚上,龙珠刚从外面回来,“咚咚咚”有人敲门。她以为是山田向她求解药来了,于是不提防地开了门。孰料当她还未反映过来时,四个蒙面人把她绑架了,眼睛蒙上了黑布。当天晚上把她押上机船。直到天亮时,她从蒙面人口中得知,已来到沅陵城效的一个山洞里。龙珠问他们:“好汉,你们绑架我,要干什么?”一个蒙面人说:“只要你交出解药立刻放你回去,就当什么事也未发生。否则什么事都可以作得出来,包括大家共同享受你的美身,然后杀掉你。”
  龙珠明白了,这是金贵干的。她断知金贵不敢杀她,是因为他怕死。于是大胆地回答:“解药是神药,只能与被我下药的情人悄悄进行,否则不灵,即使杀了我也无用。”
  敌人黔驴技穷,请示主子后,将她放了。龙珠见常德已不能再去了,又继续住在原地。
  一天,金贵一脸欲死不活的样子,求她给解药。龙珠为了不打草惊蛇,根本不问绑架之事。这次虽给他服了解药,但仍给他留下后遗症。
  龙珠采取打一枪换个地方的办法,使金贵只好像狗一样地听从她的安排。日军不断遭到我军毁灭性的痛击,特别是我芷江空军多次袭击日军飞机,使敌人恼羞成怒,错头转向。直到1945年8月抗战胜利前夕,金贵被山田用军刀劈了脑壳。他的全站17人均被毒死。山田因蛊药发作,死于餐桌边。我军之所以取得长沙会战、常德会战、湘西会战的重大胜利,龙珠的情报发挥了重要作用,她功不可没。就在这时龙珠却神秘地消逝了。有人说她被敌人暗杀了。人们敬仰她,将龙珠奉为盅神……
  后来有人说她与那个神秘人假伴夫妻,继续做情报工作。据说那个神秘男人是中央地下情报人。
  注:作者原为县政协文史委主任、现为市县作协名誉主席、顾问,系中国作协会员、土家族作家周保林。
  通讯:湖南省慈利县政协家园2077信箱(427200)   13974482869
  E-mail:zjjsnow01@126.com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