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湘西刘三姐 流浪歌女张桃妹(十三)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6-19 作者: 金克剑  

  四十年代,是中国灾难极其深重的岁月。抗战刚息,内战又起。国民党为了补充兵员,颁布了臭名昭著的“壮丁法”,闹得乡下鸡犬不宁。而往往是富人拿钱消灾,穷人充当炮灰。笔者的老家原在沅陵两河口,就为了躲壮丁,父母被迫挑儿牵女逃到治平乡双溪桥(今属沅古坪镇张二坪村)跟大户人家典种庄田度日。谁知天下老鸦一般黑,“抓壮丁”恶潮席卷全国。门前大路上,时常走过一队队被连串捆绑的壮丁,有的还用铁丝串手串脚。父亲依然日做阳春,夜宿岩壳。
  一天,张桃妹去蚕忙乡马颈岭花子界唱歌,迎面碰上两个枪兵押着一个壮丁走来,不觉想起四弟张有余,就是被抓了壮丁,至今生死不明,便起心打救他,叫了声:“等等,俺唱支歌给你送行!”放声便唱:
  眼看哥哥被索,不知犯了哪一条。
  心想替生来换死,千金夫人不顶帽(冒)
  “帽”谐音“冒”,是说本想代替你当壮丁,可我一介女流,冒充不得呀!壮丁听了嚎啕大哭。那两个枪兵也听得心软,说:“算你走运,碰到个‘千金夫人’,赶快跑吧!”壮丁一膝跪下,给张桃妹叩了三个响头。
  张桃妹在花子界唱歌时,听到小潭坪李子垭向登高、李娟香之子向明道被抓了壮丁,而且由此发生血案,不禁义愤填胸,遂赶往潭坪,联合当地著名歌手谭子华、金帮头、谭文前、康丕显、康永逸、康文长等人在小潭坪举行盛大“抓壮丁歌会”,揭露国民党抓壮丁的罪恶,控诉当壮丁的苦情。桃妹唱道:
  老蒋做事实可恶,枪兵只把壮丁捉。
  尸骨丢在他乡外,伢(父)娘屋里受折磨。
  老蒋做事实可恨,乡保甲长抓壮丁。
  有钱消灾穷人替,几多穷人断了根。
  老蒋做事实可恨,乡保甲长抓壮丁。
  田地荒芜无人种,家破人亡有谁怜?
  老蒋做事实可恨,乡保甲长抓壮丁。
  逼得老的去讨米,逼得媳妇(儿)嫁别人。……
  当着几百个乡民大骂“老蒋”,这是很危险的事,城里有特务,乡里有“走狗”。可张桃妹冷眼面对,毫无惧色,与众歌手一气唱了一天一夜。李娟香一家嚎啕大哭。广大听众更是恨火中烧,一些血性汉子操起扁担、锄头找乡保长要人。      
  当年参加“抓壮丁歌会”的老歌师谭子华告诉笔者,那次抓壮丁歌会之后,宣平、红平、治平等乡爆发了大小十余起抗丁事件,惊动了县府,指令地方政府出面干涉张桃妹唱抓壮丁歌,可她义薄云天,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走到哪里,把抓壮丁歌唱到哪里。所到之处,常常人群涌动,成了声讨蒋家腐败政府的盛大集会。
  1974年夏,笔者到红土坪公社雷公溪大队放电影,认识了被称为民间奇人的盲人龚灼儒。他告诉我,他和张桃妹好像是同年生的,算得上“老庚”,曾多次慕名听她唱歌,有时还凑热闹接腔唱几首。他说,张桃妹的歌题材广泛,唱法多变,除了最精彩的山歌——“挝歌”、“鲢鱼咬尾”,它如“太平歌”(寿歌)、“薅草歌”、“采茶歌”以及乡间婚嫁“拦门”、“讲茶”、“禀席”、“告祖”,乃至“夜歌”(丧葬歌)等等,无一不通不晓,而且不断创新发展,不落俗套。而在社会上产生重大政治影响的就是唱“抓壮丁歌”。“抓壮丁歌”除了即兴编词,还有种唱词较为固定的《十二月点兵歌》,是从明清时期流传下来的,如:
  正月点兵过年忙,朝中文书点刀枪。
  长矛点起十二根,短刀点起十二双。
  长矛短刀都点起,缺少人马上战场。
  家有三子抽一个,家有五子抽一双。……
  到民国时,加入了国民党执政时的一些内容,点兵歌改成了“抓壮丁歌”,说明抓壮丁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个痼疾,乃至逐渐形成与民间《十绣》、《十想》、《十许》、《十骂》、《十画》、《十望郎》、《十二时》、《十字古人》等为伍的民俗小曲。那年桃妹从潭坪唱抓壮丁歌后,即经后溪到红土坪与李绍古、李孟春、李子尧等歌手继续唱抓壮丁歌。龚灼儒说,桃妹唱的《十二月抓丁歌》在词句上有所改动,但保留了“十二月”传统模式:
  正月抓丁雪茫茫,保长抓丁下了乡。
  家有三子抓一个,家有五子抓一双。
  二月抓丁别我公,公公胡子白如葱。
  人家孙子送终老,你的孙子一场空。
  三月抓丁别我婆,婆婆抱住我脑壳。
  一尺长时摸长大,泪水直往肚里落。
  四月抓丁别我伢(父),儿去当兵难顾家。
  操心劳累受病魔,叫儿怎能放得下。
  五月抓丁别我娘,剜心割肉痛断肠。
  儿生回来孝敬娘,儿死为儿烧炷香。
  六月抓丁别我哥,我去当兵替哥哥。
  屋里万事靠你管,家中阳春靠你作。
  七月抓丁别我嫂,从小待我如同胞。
  柴到大山要你背,水到溪边要你挑。
  八月抓丁别我妻,我去当兵你孤凄。
  照护伢儿和老小,望夫岩上等郎回。
  九月抓丁别我妹,妹妹泪水如雨滴。
  哥哥当兵去打仗,要帮嫂子拖儿女。
  十月抓丁正立冬,破衣烂衫脚包棕。
  富人有钱买壮丁,穷人卖命打冲锋。
  冬月抓丁雪绒绒,前方战火打得凶。
  可恨汉奸卖国贼,江山破碎血染红。
  腊月抓丁要过年,同乡兄弟都死完。
  捡起他们花荷包,留给亲人泪眼看。
  前线打仗年复年,血流成河尸成山。
  写信寄到家乡去,不知何日得团圆。……
  龚灼儒记得当年听桃妹唱《抓壮丁歌》,声泪俱下,歌音哀惋,感染着广大听众。几个乡的农民青年,抱成团与乡保长玩起捉迷藏游戏,他们白天务农,由老人在山垭关卡上放哨,一见乡保长出头,即鸣锣击鼓;待到天黑,便躲到深山岩壳。笔者老家有几个出了名的躲兵岩壳,叫“母猪寨”、“硝岩壳”、“铁岩壳”,一般可藏百十号人。硝岩壳还设有旱碾、碓码、磨子,几成悬崖村寨。隔壁的全显英伯娘躲在硝岩壳生了个儿子叫龚鹤松,与我同岁。母猪寨则流传了两句俗语:“呐喊山,呐喊山,呐喊三声到桥边。”是说乡保甲长快到双溪桥了,赶快收犁放耙逃跑;“擂鼓台,擂鼓台,擂鼓三通进寨来。”是说鼓打三通,青壮汉子必须立即躲进母猪寨。故有人评论说:张桃妹一张歌喉,动摇了国民党的壮丁制度。
  为了冲淡张桃妹唱抓壮丁歌的影响,几个乡的头儿们挖空心思与桃妹斗,他们联手请来常德的“常乐班”、“刀枪班”等汉戏班子,或到桃源请张良彬的阳戏班子,以戏台对歌台,争夺观众,挫败桃妹。桃妹并不刻意与戏班硬拼,而是先让一着,让他们“出将入相”,打打杀杀,待到一定火候,便走上对面的歌台,一声婉啭悠扬的长啸,惊动了看戏人。这一声,如画眉听见媒子召唤,人群中一声大喊:“桃妹唱歌来哒!”霎时如河决堤,戏台前人群飞跑一空。
  “常乐班满台锣鼓,抵不上桃妹一张歌喉”,从此流传成一方俗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