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湘西刘三姐 流浪歌女张桃妹(十一)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6-19 作者: 金克剑  

  1985年7月,笔者采访《沅古坪镇志》主编李岳源老师,当他向我讲起张桃妹以山歌抨击时政、扳倒盐官孙南阳的往事时,禁不住一脸的激动。
  那是抗日战争末年,沿海沦陷,海盐运输线中断,党国政府推行计口售盐之法,一时盐比油贵。有孙南阳者时任横山峪(乡政府治所)盐行经理。此人品行不端,营私舞弊,囤积居奇,不仅克扣百姓食盐指标,还在盐中暗掺白砂,然后高价出售,每斤盐达一块多光洋,故当地流行一句俗话:“柴火当棉,辣椒当盐。”一些人只能用一粒粗盐子在菜汤中划几个圈“打点盐骚”。
  那天,张桃妹从桃源唱歌回到马头溪庄屋,见盐罐空空,因缺油少盐而面黄饥瘦的女儿仙花哭叫拒食。桃妹憋一肚子恶气,背起女儿直奔横山峪盐店,对着铺台唱起歌来:
  蒋介石,掌政权,乡下设起公盐店。
  本想管些淡闲(咸)事,要得闲(咸)来不得闲(咸)
  开口直指蒋委员长,这便是一个普通流浪歌女对当时党  国政府的不满与蔑视。“管淡闲事”,原是常用俗语:不该你管的小事要你管什么。此为双关语:本想抽点空闲时间管管你孙南阳的“淡咸事”,“淡咸事”暗指“盐之事”,却又不得空闲。此之“闲”谐音“咸”,是说我想买盐却又买不到盐,即便买到盐又因掺了沙子而不“咸”(闲)。沅古坪一带“闲”、“咸”二字同音皆读“寒”。
  就这样,桃妹切“淡咸”二字连唱数十首,从根从底揭露孙南阳把持盐行胡作非为的恶行,一时引来数百群众围观。此时一老人打开一包用黄草纸包的盐,指着孙南阳大骂道:“你这狗日的心也太狠了,一斤一块的光洋不上算,还在盐里掺白沙!”
  张桃妹开口接唱:
  黑起良心来赚钱,手板端盐心也咸(寒)
  赚得钱来买棺材,绝子灭孙用不完!
  这一骂一唱犹如火上浇油,只听有人一声大吼:“打孙南阳狗日的!”“打!”“打!!”“打!!!”愤怒的人群先是砸了盐行招牌,接着追打孙南阳和几个狗腿子,连铺门也劈了。孙南阳恼羞成怒,逃到县衙,一纸状告张桃妹“诽谤蒋委员长,唱歌聚众滋事,反对党国盐政”之罪。沅陵县政府即刻立案调查,联系张桃妹唱抓壮丁歌的“前科”:两案并办,认为张桃妹实有“通共”之嫌。
  时在横山峪小学教书的李家少爷李岳源先生是盐行事件的目击者,他深为一个弱女子的凛然正气所感动,更为孙南阳一伙国家公职人员的劣行所震怒,竞拍案而起,也向县府参了一本:
  “……孙南阳身为盐官,把持盐政,却以权谋私,欺上瞒下,囤积居奇,克扣指标,哄抬盐价,且短斤少两,盐中掺沙,令人发指,可恨可杀!而东窗事发,又恶人先告状,颠倒是非,倒打一耙,视国法如儿戏,逼民众于倒悬,岂不知先有官逼而后有民反之理?张桃妹一贫贱弱女,无产无业,无室无家,漂泊四方,以歌乞食,路见不平,旁人铲修,试问何罪之有?与‘通共’何干!?……此案实乃孙南阳营私舞弊、不顾民食所致。南阳不除,‘治平’难平!”(按:此状纸系由李岳源回忆口述所记。有遗漏。“治平”指治平乡。沅古坪明清时期为都里制,属沅陵县第九都。民国元年(1912)废都里,沅古坪改治平乡。1953年民主建政划归大庸第八区)
  县长细读两份状纸,深感案情重大,即率枪兵星夜兼程,赶赴治平乡平息事端,展开调查。最后,宣布罢免孙南阳盐行经理之职,驳回上诉,羁押待审;同时免予起诉所谓张桃妹唱歌对委员长“不敬”之罪。乡民奔走相告,对张桃妹管“淡闲(咸)事”一席山歌铲除盐霸之义举千恩万谢,美谈流传至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