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湘西刘三姐 流浪歌女张桃妹(八)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6-15 作者: 金克剑  

  八、“鲢鱼咬尾”连锁歌


  张桃妹近20年四处流浪唱歌,沅陵、大庸、慈利、桃源、永顺、辰溪、溆浦等县,都留下了她的足迹歌音。在与众多歌师碰撞比拼中,不时会遭遇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唱法,除了前述的“挝歌”、“捆字歌”等唱法,真正考量歌手才智应变能力的,当数“鲢鱼咬尾连锁歌”,即一人起板开唱,末句还未落音,对歌者必须快速撵住末句接唱,刚唱完末句,下一个又马上“咬”住前者末句接唱,如此接力赛似地一唱到底。这种“连锁”唱法,就是张桃妹在前人基础上创意并发展起来的,俗言“鲢鱼咬尾”。
  1986年6月,笔者主持大庸市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搜集整理出版工作,曾专程去湖田垭乡伞家湾村仁山采访张桃妹的徒弟、著名歌师张高岳。那年,张高岳61岁,比张桃妹小9岁,却从9岁时就迷上了张桃妹的歌。说起唱歌旧事,大歌师也有被“挝伤”的疮疤。那年,张高岳正和歌师商林、金素娥等结团在王家坪韭菜垭对歌,因占了上风,便不免忘形得意起来。此时,七甲溪年轻歌师李玉浓冷不丁回了一支“挝”歌:
  今日走到鱼洞河,遇到一个金素娥。
  头上打个“商林记”,跑到仁山巴“膏药”。
  歌音未落,满场喝彩,那边的“三千响”鞭子就响了。
  此歌好生“刮毒”!好像是爆料他们之间的“桃色绯闻”?“头上打个商林记”不上算,还要跑到仁山去会张高岳。“巴膏药”,谐音“巴高岳”。用语如此精当绝妙,可谓一箭双雕!从此,“巴膏药”便成了沅古坪一带广为流传的笑料。怪不得沅古坪的歌手们为了捡回歌场上失去的那点“面子”,不惜一辈子寻“对手”对歌,以报一歌之“仇”。戳到往事的疼处,张高岳只有一脸的苦笑,他说:李玉浓从小受张桃妹的影响,八九岁就成了三都(七甲溪属沅陵三都,沅古坪属九都)小歌手,被称为当代“小桃妹”。我说,那就说说张桃妹的歌吧。一提张桃妹,张高岳一下来了神,回忆起二十浪当时,曾跟一帮歌师在沅古坪场上摆雷与张桃妹对“连锁歌”的情景。那次参加歌擂的几个大腕有谭子华、龚大雷、李兰号、龚河汉、龚明才等。事实上是一群男歌师与一个女歌师的对决。下面的部分歌词是张高岳凭惊人的记忆一声声唱给我听的,也是笔者一次性收获最丰的“大山遗响”。
  歌擂由龚大雷“扬歌”定调:
  士别三日刮目看,又隔水来又隔山。
  麻线缠手难丢开,上水船儿朝朝纤(挂牵)
  “纤”,谐音土语“牵”,表示分别日久,心中挂牵想念。将本次歌会主题定了个“情”字。这种千人万人的大场面,怎离得一个“情”字!只见张桃妹打个眯眯笑,未等落音追尾开声:
  上水船儿朝朝纤(牵),我也时时没忘见。
  你挂(挂牵)我来我挂你,挂你挂得肝肠断。
  大雷暗惊,张桃妹是“鲢鱼咬尾”,这是一着险棋,可既已出招,也只能及时应对:
  挂我挂得肝肠断,人也好来水也甜。
  朝也思来暮也想,我也一天望一天。
  桃妹:   

        你也一天望一天,别时容易会时难。
  千山万水来阻隔,铜打眼镜会望穿。
  兰号:   

        铜打眼镜会望穿,无限相思泪暗弹。
  别你唯有相思梦,常在梦中把妹念。
  桃妹:   

        常在梦中把妹念,我也时常发梦癫。
  长夜无眠梦魂绕,梦中常把哥们喊。
  当地巫道传人、歌师龚河汉接了过去:
  梦中常把我来喊,双袖擦泪泪不干。
  一曲惊弦弦顿绝,一轮破镜镜难圆。
  桃妹:   

        一轮破镜镜难圆,风吹竹叶透林间。
  日坐愁城凝血泪,山长水远阻风烟。
  高岳:  

        山长水远阻风烟,年年肠断意犹煎。
  琴瑟喜同心合好,长田栽菜不方圆。
  桃妹:   

        长田栽菜不方圆,风吹云散各一边。
  想得到来做不到,白布下缸作了蓝(难)
  子华:   

        白布下缸作了蓝(难),人不转来路也转。
  岩头卧到稀泥田,谁知破镜又重圆。
  桃妹:  

        谁知破镜又重圆,笑在眉头喜心间。
  千里路上来相会,拨开乌云见青天。
  明才:   

        拨开乌云见青天莫说无缘却有缘。
  今朝猛然见到你,鱼见清水一新鲜。
  桃妹:   

        鱼见清水一新鲜,瓜儿蜜来子儿甜。
  甜言蜜语说不尽,互相亲爱互相怜。
  兰号:   

        互亲互爱互相怜,三生石上有前缘。
  姊妹修行原有约,千里姻缘一线牵。
  桃妹:   

        千里姻缘一线牵,谁知你又把心变。
  天上降下无情剑,斩断鸳鸯两分散。
  子华:  

        斩断鸳鸯两分散,阴天晒谷心不干(甘)
  前言你要复旧语,捡个铜钱穿现眼。
  桃妹:   

        捡个铜钱穿现眼,调转犁来别耕田。
  一口吐出亲生子,再不回头看牡丹。
  秦尧廷见形势急转直下,忙站出来打圆场:
  再不回头看牡丹,手板端盐心也咸(谐音寒)
  愿剃头才打湿脑,还是藕断丝莫断。
  桃妹:   

        你想藕断丝莫断,俺是隔里不同天。
  油是油来水是水,沙洲栽菜没得园(缘)
  尧廷:   

        沙洲栽菜没得园(缘),姻缘前世有牵连。
  百世修来同船渡,千世修来共枕眠。
  桃妹:   

        千世修来共枕眠,石灰拌菜是假盐(言)
  远隔红尘三百里,隔河打水不怕溅。
  人群中有个叫全号元的小农哥一口接腔:
  隔河打水不怕溅,不是天远隔地远。
  门对门来户对户,好比隔河柳相连。
  桃妹:   

        好比隔河柳相连,口含凿子说雕(刁)言。
  日西东来日南北,好比云南隔四川。  
  龚宏一: 

        虽然云南隔四川,山不转来水也转。
  有心不怕千里路,踏破铁鞋也心甜。
  桃妹:  

        踏破铁鞋也心甜,渔船起火是网燃(枉然)
  狗咬刺猪难下口,短棒打蛇难拢边。
  子华:   

        短棒打蛇难拢边,一行本事一行钱。
  口含梅子酸不醒,葛藤上树慢慢缠。
  桃妹:  

        葛藤上树慢慢缠,搂起衣袖显手段。
  刺果摘花难下手,火烧竹子空过烟。
  大雷:   

        火烧竹子空过烟,话在言前语在先。
  蛇咬蛤蟆死不放,好汉难打脱身拳。
  桃妹:  

        好汉难打脱身拳,桅杆挂灯亮得远。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张桃妹唱到兴处,忽地蹦出两句诗典,出自唐代诗家天子王昌龄《出塞》。在沅古坪的民歌中,经常引用唐诗宋词、前秦后汉的典句,但必须切题恰情,否则就是故弄玄虚,弄巧成拙。张高岳正中下怀,也连用几“典”,以难大字不识的桃妹姐:
  不教胡马度阴山,朝辞白帝彩云间。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斩楼兰终不还。
  第二句典出李白《早发白帝城》;三、四句出自王昌龄《从军行》。
  桃妹:   

       不斩楼兰终不还,一片孤城万仞山。
  数声风笛离亭啸,春风不渡玉门关。
  二句、末句出自唐王之涣《凉州词》。三句诗典告诉男士们:你们的前面还横亘着孤城古道万丈高山,风啸如笛,春风不渡。本妹妹的心还冷着呢。引典如此准确达意,竟出自一个文盲之口!
  子华:   

        春风不渡玉门关,树荫摇映御井间。
  豪门旧宅无人居,空见朱门锁牡丹。
  桃妹:   

        空见朱门锁牡丹,秦时明月汉时关。
  羌笛无须怨杨柳,雪拥蓝(难)关马不前。
  第二句典出王昌龄《出塞》,第四句出自唐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以“蓝关”谐音“难关”,是说男士们的前面还有道道难关未破呢,可嚇不到杠神梯玛的龚河汉,也以“蓝关”相和:
  雪拥蓝(难)关马不前,快马还要加一鞭。
  跨的还是千里马,突破蓝(难)关永向前!
  桃妹:   

        突破蓝(难)关永向前,你是手长衣袖短。
  打铁不是梃锤人,来龙不是对家山。
  桃妹此时占了上风,故傲气十足。“梃锤”是指跟铁匠打下手的人,“来龙”指风水中所说的龙脉与相望的男方对家山没有亲缘关系,本妹妹看不上你们。这门亲事当然就没有指望了。
  谭子华口出讥言,以退为进:
  来龙不是对家山,你是老鼠爬秤杆(自称自吹)
  俺是郎才配女貌,好比芙蓉配牡丹。
  桃妹口不饶人,出句更是偏激:
  好比芙蓉配牡丹,讲话硬是不要脸。
  玉颜不及老鸦色,猴肉好吃相难看。
  全号元容不得她的娇气,向她提出批评,却又委婉发出“勾引”的信息:
  猴肉好吃相难看,莫夸己长道人短。
  拿起珍珠不是宝,福在我这丑人边。
  桃妹嗤笑一声,回道:
  福在你那丑人边,我看话多是闲言。
  烂板搭桥哄你过,雪打梅花空过年。
  谭子华则调整心态,做出个单身可怜样子:
  雪打梅花空过年,独打鼓来单划船。
  衣服破哒无人补,鞋子烂哒没人连。
  桃妹:   

        鞋子烂哒没人连,我要叫你望天边。
  各人菩萨各人敬,喊破喉咙也枉然。
  号元:   

        喊破喉咙也枉然,壶中无酒只喊天。
  船装千斤舵为主,双脚莫上别人船。
  同题歌或“乱绊茎”(无题),唱到一定程度,就必须适时转题。这个全号元将题转到“船”字上。桃妹切题接唱:
  双脚莫上别人船,丢篙莫把船来赶。
  茅山不能藏猛虎,浅水我不把船湾。
  红土坪一方名流李绍古按捺不住,从人群中站出来接唱,敲敲边鼓试“深浅”:
  浅水你不把船湾,撑船不必把底见。
  人家黑船你莫上,赶快来上我的船。
  桃妹不为所动,接音回唱:
  不愿上你烂板船,船有码头车有站。
  万个码头锚不下,不是码头船不湾。
  绍古:   

        不是码头船不湾,拿起河水不洗船。
  船多还是不换港,小船靠我大船边。
  桃妹:   

        小船不靠你大船,船一边来客一边。
  阳沟只有三尺水,怎么能行两只船。
  绍古:   

        怎么不行两只船,好马也能配双鞍。
  你要看好把舵驶,大船脚下水面宽。
  桃妹:   

        大船脚下水面宽,大河无水小河干。
  船上的人不得力,划的还是干龙船。
  “干龙船”指一种乡间文娱表演节目,意指你的“船”已“搁浅”了,求偶没指望了。秦尧廷力挽狂澜:
  不是划的干龙船,我是一支有水船。
  大海航行靠舵手,搭船靠我船老板。
  桃妹:   

        搭船靠你船老板,驾船技术没过关。
  破船最怕风来打,连人带货一船翻。
  尧廷哑语,一边龚宏一立马接腔:
  连人带货不得翻,胆子只要放大点。
  船到江心风也顺,扯起风篷立桅杆。
  桃妹:   

        扯起风篷立桅杆,风大行船真危险。
  云从龙来风从虎,风把桅杆吹对断。
  张桃妹以“云从龙,风从虎”风水理论击垮对方的斗志,依然胜券在握。张高岳见“皮绊”扯大了,忙接声调和:
  风把桅杆吹对断,上水船儿一把纤。
  水要船来船要水,夜半钟声到客船。
  不小心又唱了一句诗典,出自唐代张继的《枫桥夜泊》。唱诗用典一比歌师“肚活”,二调听众口味。应者若不以“典”回唱,往往遭人耻笑。桃妹接口应答:
  夜半钟声到客船,搭船莫把官船占。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听众立即报以长时间热烈掌声!
  此诗系李白千古绝唱《早发白帝城》。桃妹以此回应,准确自然,无疤无痕,潇潇洒洒,令人叹绝。高岳依然处变不惊,当他的和事佬:
  轻舟莫过万重山,赶快回头就是岸。
  子规夜半犹啼血,新打镰刀要转弯。
  桃妹似有所悟,便降低尺度,并释放一种求和的信息,歌场上叫不能得理不饶人,要适时铺垫自己退场的台阶:
  新打镰刀要转弯,你莫南山扯北山。
  梦中打拳空费力,退后三步自然宽。
  大雷:   

        退后三步自然宽,百事还要听人劝。
  刀刀鸟儿把苦诉,人不值钱话值钱。
  桃妹:   

        人不值钱话值钱,高山打鼓响得宽。
  江湖只隔一张纸,识破不值半文钱。
  河汉:   

        识破不值半文钱,十个指头有长短。
  哪个罗裙不扫地,绣鞋也要把泥沾。
  桃妹:   

        绣鞋也要把泥沾,更是提心又吊胆。
  一枪刺破千层纸,怕的旁人道长短。
  高岳:   

        莫怕家人道长短,君子莫听隔壁言。
  残英再接相思树,落花重放并蒂莲。
  ……据张高岳回忆,那次“连锁歌”会应该是1948年栽秧上岸的日子,歌台就扎在后面的茶山包上,歌擂摆了三天三夜。赶来听歌的百姓来自四县边界乡民,场上一天要杀好几头肥猪,炮竹三天三夜不断声。桃妹一个弱女子,除了应战一百多个歌师,还要应对时不时插进来的广大听众,因为治平乡(沅古坪)一带藏龙卧虎,遍地歌手,是闻名数县的“歌乡”。一个人的知识水平毕竟是有限的,偏偏唱的又是“连锁歌”,还要三天三夜不下席,这对张桃妹而言,该是怎样艰苦的挑战!
  张高岳说,他实在记不住张桃妹和各路高师数以万首精彩的歌词,真正叫挂一漏万,但收官扫尾的几段唱词还有印象。是说经过三天三夜的舌战苦求,“男子”同“女子”经过沟通心渠,终于推倒藩篱,从“恋爱”进入“谈婚论嫁”,及至“喜结连理”。龚大雷咬前句之尾作结唱道:
  巧妻今伴独夫眠,不必讲那谦虚言。
  水上浮萍定了根,海枯石烂心不变。
  桃妹:  

        海枯石烂心不变,同是天上同日晚。
  日同板凳夜共枕,少是夫妻老是伴。
  众歌师以高腔相和谢台:
  少是夫妻老是伴,同生死来共患难。
  青山不老春常在,岩板刻字万万年!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