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湘西刘三姐 流浪歌女张桃妹(五)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6-15 作者: 金克剑  

  五、捆“蛇”字歌


  采风途中,沅古坪一代戏剧大家、著名阳戏剧本《桃花装疯》编剧李世龙,不顾年事已高,引我专程去沅古坪赤溪河老墟场,寻觅张桃妹的故“家”。
  抗战胜利后的那年,张桃妹在这里典了一间小屋,与女儿仙花住了三年。每逢赶场日,她必摆歌台,为乡民唱歌,以此挣几个度命钱,并以歌会友。在文化生活极度馈乏的民国时代,赶场听歌无疑是人们最丰盛的精神大餐。时有著名歌师谭子华、龚大雷、李兰号、龚宏一、全号然、龚明才、李孟春等慕名赶来对歌。那天,桃妹哥哥有武从五甲湾赶来,要接她回去跟金言章和好,桃妹不从,被哥哥痛打了一顿。桃妹怄了一肚子气,哪有心事唱歌?众人将其哥劝进后屋打牌,又缠着桃妹唱歌。几百赶场乡民早在墟场等候。桃妹不忍让乡民失望,于是登台开唱:
  桃妹我今日怄了气,低头无语泪双垂。
  手扯瓜藤叶叶动,人有脸来树有皮。
  歌师谭子华接唱:
  千里路上访歌家,谁知妹妹把气发。
  出门忘记把脚提,是我踩的蛇尾巴。
  “踩蛇尾巴”,是乡间土语。意思是:某件坏事本来是人家造成的,不巧被自己偶然碰上,冤里冤枉成了做这件坏事的人。谭子华的本意是说桃妹今日挨打,是我惹的祸,不该寻你对歌。张桃妹凄然一笑,便撵着谭子华的末句“蛇尾巴”接唱起来。“蛇”,土语读“啥”:
  只因婆家王法大,妹是叫化子玩死蛇。
  寡母子拖肚莫奈何,你莫拨草寻蛇打。
  谭子华接唱:
  娘婆二家官司打,妹唱山歌不犯法。
  莫信溜梗子(乌稍蛇)是冷的,要进草笼不怕蛇。
  关于“娘婆二家官司打”,事出有因。据张有菊说,桃妹丈夫金言章曾用打金的铁尺把桃妹打得七孔流血,双双请五甲湾乡绅金国泰(国泰和商号老板)评理,张家出了几个人。金家败诉,只好向张家人付小心。张桃妹于是背起女儿仙花愤然离家,开始流浪唱歌生涯。谭子华以“莫信溜梗子(乌稍蛇)是冷的”,鼓励张桃妹勇敢地走自己的人生路。桃妹泪水涟涟地唱道:
  十岁男人妻十八,出嫁只当没出嫁。
  碓码里打蛇冤屈(弯曲)死,青春年少守活寡。
  张桃妹在用歌声控诉她不幸的婚姻。
  谭子华唱:
  我劝妹妹你莫怕,这场官司我包打。
  看他样子做得恶,他是无用的亡魂蛇。……
  二人就这样以“蛇”为题,连唱两天两夜,句句都带“蛇”。按歌师行话叫“捆”蛇字歌。张桃妹的歌声引起几百听众的无限同情。她的哥哥心如刀绞,抱着妹妹痛哭了一场。以后,人们把这次歌会叫“赛蛇歌会”。
  这种以某种动物(或植物)或某人物为题一唱数天的奇迹,世上罕见。而且要求反应快,前者歌音未落,后者咬尾便接,容不得你斟词酌句,体现了沅古坪一带民间歌手高超的水平与语言修养。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