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庸城李清照:秦绍玉(二)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6-08 作者: 石继丽  

        不腰弯五斗
  己亥孟秋,人民公社成立已一周年矣。施行大跃进,号召命令风。吾初临社会,新知载山觉重,负海知深。回顾此一年中,无论行坐,均能慎重,事事精勤,尽竭完成给予之任务。但屡向公社呈报,得者尽是批评。而他人浮报虚夸,获得却是奖励。甚至有奴颜婢膝进阿谀之言者,有趋权附势而未风先雨者等,其职业可改,爵位可升。如此之情十有七八,却与吾志不符,吾不为逐浪之萍,随风之絮。夫名利非我欲也,富贵非我求也,宁愿永绝仕途,罢职为民,也不腰弯五斗,守志而已。故写“长相思”词一阙记之。


  长相思
  世路凉,仕途凉,富贵荣华我却忘,惟肠寸寸刚。
  地茫茫,水茫茫,步入歧途向哪方,心中有主张。 


  负笈千里
  是岁八月中浣,忽接学校通知书,于本月下旬赴校(长沙卫校),当此之际,孰不庆幸!惟吾乐中生悲,心绪极乱,因上有年迈六旬之母,下有年幼之孩,倘若弃老幼而求学,吾心安乎?此系骨肉之亲,情感至笃。经三日之沉思,终于忍痛,为遵先父之言,不负韶光虚度,既今逢政通人和,沐其国恩,决意极期而往,以至临别之日,泪流满襟,心如绞痛,苦意离开老幼。洁如送吾至喻家溪,洒泪而别,故赋诗以抒离情:
  抠衣负笈赴医庠,折柳夫君送路长。
  涧水流弹三叠曲,离人愁绕九回肠。
  依门老母常怀女,哺乳幼儿定哭娘。
  告别一声分袂去,两情相照泪双行。


  雪夜思家
  倏忽时至仲冬,离思萦怀,无日不挂念老幼,常为之临风感叹,对月凄凉。今处于寒威凛冽,风吼雪飘,更惦老幼寒冷,故独坐衾中,难以入寐,赋诗一首。
  自别家园已半年,心怀老幼实难安。
  朔风凛冽三孩冷,积雪严凝二母寒。
  短叹长吁为底事,朝思暮想几忘餐。
  夜深寝寂人皆睡,独坐衾中泪不干。


  壮志未酬
  本月下旬,忽接洁如来信,言“二母同患水肿病,已送入‘疗养室’,三孩失去依赖,尔须火速归来”。余阅后双泪垂流,深以为虑,家遇困境,如何处之,行思坐筹,无以为计,惟有呈报上级离校返籍。苦也,痛也,余虽立志于学,而壮志未酬,弗能如愿,凡事尽人力而听天命,如之奈何!终于回家安置老幼,有感赋诗记之。
  天命为何与我违,一场空想入非非。
  摹求仲景医人术,幻作庄周梦蝶飞。
  抚育三孩穷日力,承欢二母报春晖。
  今朝再读陶潜句,归去来辞胡不归。 


  月夜独步
  是岁十月既望,气候渐寒,田舍晚炊飘烟,牛羊入栏。少顷金乌西坠,玉兔东升,余待浴后茶馀,信步于外,乘星月交辉,直往前溪而行。因此处高山四围,地势幽僻,时已初更,万壑无声。余独步溪岸,沉思往事,累累皆惨,烈烈悲风起,冷冷泪水流。不知何时,住户老表屈丕斗,一声呼唤。打断愁丝,方才回房,故赋诗抒怀。


  七  律
  独往前溪散苦心,冷风淅沥带悲音。
  津边寂寞行人少,岸上徘徊入夜深。
  皓月一轮陪伴我,寒山四野宿孤禽。
  而今失志伤沦落,也效屈原泽畔吟。


  临江抒怀二首
  一
  身世浮沉几度游,临江怀远意悠悠。
  满轮孤月换新貌,一笛西风解旧愁。
  苏轼泛舟留二赋,屈平投水吊千秋。
  山川自古雄图在,历代英贤逐浪流。
  二
  乘舟泛滟信浮沉,碧映高空彻底清。
  五色明霞笼皓月,千条瑞气绕疏星。
  自知不是攀龙客,意网从无捉鳖心。
  笔力犹能回骇浪,吟诗对影入金樽。


  除  夕
  日居月诸瞬息已届戊子岁终,杪冬三十日,余家正为过节而忙。父写楹联,贴桃符。余在中堂两侧挂对红灯,并列银台,高烧红烛,母呈上佳肴旨酒于神堂桌上,放爆竹,开始祀拜神。诸事已毕,入席宴饮。父曰:“今日家家换桃符,人人饮屠苏,是送旧迎新之意,自古风俗亦然。”俄而至夜,母曰:“除夕达旦不寐,谓之守岁。乃讲三国演义,以消寂寞。”余听之入迷,欢悦中迎来元旦,故赋诗记之:
  一
  纸画桃符贴大门,中堂两侧挂红灯。
  家家共饮屠苏酒,处处相传爆竹声。
  喜庆今宵除旧岁,欢迎翌日庆新春。
  五更漏尽人闲语,谈文说武到天明。
  二
  父子围炉意味深,吟诗觅句抒怀情。
  生消残蜡精神爽,佇待明年气象新。
  午夜从头加一句,凌晨复始计三春。
  时光易逝兴难尽,元宵又好看花灯。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