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最销魂是那小镇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4-20 作者: 石继丽  

  I、村庄的田园牧歌
  这个类似于斯卡布罗集市的镇叫本庄,在石阡的东部。这里没有香芹,迷迭香,鼹鼠草;再也没有了刀客,没有了武术秘笈,没有了恶匪。涉过9条河,翻过99座山,转过999道湾,就到了一个山窝窝。
  此时小镇就罩在一片雾里,朦朦胧胧的不太看得清楚,正如人们初从倦眼中醒了来,睁开了眼去看四周的东西,却被蒙上了一层轻巧细密的浣纱,只能隐约看见它们的轮廓。极细致的雨丝,随风飘拂着,那么样柔美情调,非身临其境不能说出。一栋栋木楼若隐若现,有的依山顺势,层叠而上;有的绕弯淄脊,错落有致;有的背山占崖,居高临下;有的沿沟环谷,逶迤蜿蜒;有的雄居山巅,气势壮观。每座木楼都是飞檐翘角,仿佛一只只欲展翅高飞的鸟,匍匐于山岭之中。它们和一条条清流、一棵棵玉米、一丘丘稻田以及一个个背着背篓的洗衣女子交织,便构成一寨子的风景,一寨子的诗情,一寨子的田园时光。如果你曾听见过一支萧在月下独吹,你曾听过木楼里透漏出笛子声,或你曾在阁楼上听松风在星光下拂过,那么你可想见行走在其间的奇妙感觉了。
  在这里,随便一尺田埂,不管有没有篱笆墙,都可以横出诗情;随便一栋木楼,不管有没有画栋,都可以立出画意。鞋垫上,随便垂下一茎红叶藤,就可以飘出风的样子;被面上,随便露出一丛兰草,就可以写出水的形态……  路上有座小小的坟,上面的碑刻都是明清时候的。桥下,有一条小溪,在青山云雾中蜿蜒。沿小溪往上面走,穿过一片竹林,走出尘世,走出人烟,可以看到云雾缭绕的梦境般的对岸,有一个个小小的农家院子。有风水树,有水牛、有蓑衣、有黄狗,有鸡,有玉米和红红的辣椒。柴门外面,有银白的小溪,水边泊着一条木船小桥的栏外有点点滴滴的往事一样的雨。
  本庄作为仡佬族风情保留最完整的原生态村落,它呈现着最纯正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胜景。插秧唱阳戏、开荒打薅草锣鼓、摘玉米唱茶歌、收割唱山歌、恋爱吹木叶情歌、结婚哭嫁、过年打粑粑、来客敬酸鱼、过年喂树饭以及采砂炼汞、蜡染、石刻、刺绣、编织、百褶裙、勾尖鞋、小围腰、打篾鸡蛋、打花龙、打鸡毛球、赛马、磨猫……如果说它们构成的是一道明丽的风景的话,那么神秘的吃虫节、敬雀节、祭山节、抢春水、六合宴、高台舞狮、踩堂舞、牛筋舞以及银匠、铜匠、铁匠、木匠、瓢匠、篾匠、弹匠、画匠、雕匠、瓦匠、蓑衣匠等又使这块美丽的地方恍若镶嵌着一件斑斓的外衣,灿烂若锦却又不敢触摸。这一组组风景风情就像一帧帧意境绝美的山水画,像一块块浓情于绣针的瑰丽绣品,被深情而细致地装订成了一部仡佬族生存的斑斓的历史。或者说,这些片段记录更像是一首婉约而隽永的、被木楼里的风味弥漫了光阴蜡染了的唐诗。    
  在这里,天空以明朗的碧蓝,大地以苍茫的黄土,人们以纯朴的忠厚,哺育着,繁衍着,生息着。人们懂得风的讯息,草木的姿态,鸟儿的语言,懂得大自然的一切细微的情态。在这里,无论是柴扉前大红的福字,还是火坑上的陈年腊
  肉,坛子里自酿的米酒,水缸里浸泡的粑粑,木楼里挂着的很讲平仄工整的对联,以及那瓦背上袅袅升腾的炊烟,静美的晚霞,无一不带有一种令人眷恋的乡土味道,让人恍若回到魏晋时期,生活如此静美,四季如此辽阔,人们如此从容。   
  没有人来打搅的,这里比你到的任何地方都干净和安静。没有一片纸屑,也没有一声机器的轰鸣。你可以找见你儿时很多的伙伴,比如蛐蛐,比如瓢瓢虫,比如螃蟹。你也可以什么也不做,就只坐在卵石上回忆,那些夏天就会回来,那些老歌,鬼故事,野菜,南瓜、蓝布衣,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哥兄姊妹,表哥表姐,儿时的伙伴,男女同学,都陪你在回忆的走廊里停留很久,耳语很久。这里适合在心中修篱种菊,澄心滤意,细煮光阴,岁月静好。


  2、乌江的红色史诗
  本庄是绿色恬静的,除了流经它的乌江。 这条发源于贵州高原,自西南向东北从重庆涪陵区注入长江、全长1050千米、流经重庆、贵州46个县市的江水,沉睡着一代又一代英雄的灵魂。“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兵散弓残挫虎威,单枪匹马突重围。英雄去尽羞容在,看却江东不得归。” “平生英烈世无双,汉骑飞来肯受降。早与虞姬帐下死,不教雪战到乌江。”“ 玉帐深宵悲骏马,楚歌四面促红妆。乌江水冷秋风急,寂寞野花开战场”这些扼腕叹息的、肃然起敬的、痛心疾首的诗句,都是写给项羽的。“横走天下路,难过乌江渡”。公元前202年,韩信十面埋伏,把项羽围困在垓下。最后英雄拔刀自刎,结束了他慷慨悲壮的一生。历史学家解读,英雄舍生取义的地点在今安徽和县东北四十里长江岸乌江浦,但“乌江”却以这段悲壮开启了它在文明史上的第一页。
  乌江作为贵州最大河流,江面宽200多米,暗礁重重,滩多浪急、两岸悬崖绝壁,陡峰千仞,素有“乌江天险”之称,却是贵州和云南通往四川的必经之路,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这里似乎就是锻造英雄的地方,
  1934年再一次在这里上演了国共两军“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历史。当年12月红军历经湘江一战,由8万多人锐减到3万多人,为保存火种,被迫转移湘黔边境。此时,国民党吴奇伟纵队4个师、周混元纵队4个师、薛岳兵团5个师从红军的后面步步紧逼,尾追而来;而黔军王家烈2个师的各一部已扼守乌江北岸各渡口。真可谓“前有敌军堵截,后有重兵追击。”红军面临全军覆没的险境,被迫强渡乌江。
  史记:“1935年1月1日,中革军委向红一、红三军及军委直接指挥的红二师发出突破乌江的指示。战斗在乌江的茶关、江界河、回龙场渡口打响。最激烈的当数江界河渡口,由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团长耿飚、政委杨成武率部在江界河渡口筹划渡江。1月1日上午,经过侦查,决定佯攻大渡口,主攻下游1里处的老虎洞。8名突击队员在火力掩护下,冒着刺骨的寒风和大雨跳进乌江拉绳架桥。由于绳子被敌方的炮火打断,架桥没有成功。后改用竹筏继续强渡,3连连长毛正华带领18名勇士乘三个竹筏偷渡,因风大浪高两个竹筏被漩涡吞没,渡江失利;上午9时,四团紧急动员绑扎60多个竹筏,冒着对岸江防黔军第3旅第5、第6团居高临下的疯狂阻截,再次组织强渡,终获成功。3日,主力部队在火力掩护下冲杀过去,国军退守。3日下午,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军委总队和第一军
  团第五军团从浮桥上渡过乌江。”与此同时,另外两个渡口部队也以同样的方式强渡乌江。至1月6日,红军征服了桀骜不驯的乌江,全部过江。之后,红军两占遵义、四渡赤水、巧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最终跳出了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滔滔乌江见证了那段决定红军生死存亡的波澜壮阔历史。这个地方在乌江中游的瓮安县,现在是中国唯一的“中国辞赋之乡”。距离石阡   公里。
  这条江,似乎就是为英雄而生的。这场战斗,诞生了毛正华等无数位勇士。而这段历史被拍成了电影《强渡乌江》,再现了当年血与火、生与死、存与亡,3万红军背水一战的悲壮场面。然而然而时光终究是流失了,从前一去不复返。即使电影家们努力在镜头里记录下昨日的痕迹,也只能向你证明它的刹那英雄光阴。从前的一切都恍若隔世,号角声和厮杀声,祈祷和咒语就像老式唱片机在慢慢旋转,遥远,沙哑,再不复返。
  80年后,当年的硝烟战火已化为缕缕炊烟,乌江上新修了三座大的电站,水面空阔,两岸危崖耸立,游船在其中穿行,仿似在畅游长江三峡。游人过客尽享着“乌江豆腐鱼”的细腻如脂、滑润可口的美味,早忘记了历史上的是是非非。正可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本庄距离乌江最近的渡口叫葛闪渡,那里有鸳鸯、白鹭和两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漂亮女孩子,她们和乌江水一样清冽纯净。
  在葛闪渡不远处,修建了一座长长的桥。遥想当年的战事,眼前像是看一部悲凉的老电影。年轻的战士,意气风发,金戈铁马,只为光宗耀祖,平定天下。他们是无私的,无私到看不见自己的存在。他们又是尘埃,是尘埃里盛开的苦涩的寂寞的英雄的花。
  这里,适合拍《英雄》。在朝生暮死之间,有多少尸骨未寒的魂灵遁入空寂,却在人世中再也捞不起一丝纪念。当英雄离去的时候,伤口应该被盖上一层自然的太阳光,温暖他的今生,也温暖他的来世。
  关于黑白,关于对错,关于爱恨,时间久了,总会让人看得明白。
  独立码头,清风徐来,四寂无人。祈愿每个人珍惜今天,敬畏生命,摆脱小我,远离争斗和功利,打开心灵的眼睛,用心阅读白云在乌江上空写下的文字,欣赏微风在乌江水面绘下的和平图案,感受两岸鸽子花开的喜悦,倾听鸟儿那自由而奇妙的歌声。在乌江一路的曲折和幽静里,尽可能想一些与现实无关的、遥远的、纯净的,为常态的人生所淡化或者遗忘的东西。比如说岁月,比如说烟云。比如说,爱情。  
  在漫长的旅途中,大家都在忙着行走很多地方遇见各种人。可你不得不承认,最有价值的遇见是在某一瞬间发现了会思考的自己。唯有那一刻你才懂:走遍世界,也不过是为了找到两个字:珍惜。
  愿人间安好,愿世界和平。


  3、
  这个小镇你是带不走的,她的温情她的浪漫你是带不走的,她的风和风中的花香你也不能带走,连同碗架山、葛闪渡、纪念碑、千工堰、戴金秀……每一个村庄和村庄里一切可爱的名字。这段美好的回忆你可以带走,但你不能带走那段悲壮的强渡乌江的历史。
  本庄,像一坛老酒,一壶清茶,一支古典的曲子,让你无数次隔着崇山峻岭仰望,那么陌生而又亲切,让你早没有那近于乱麻的愁绪,而只有一种很动心、很动心的追忆。
  它缓慢而持久、幽黯而温情地释放着自己的魅力,让邂逅的旅人渐渐上瘾,无论你是停留了一天,还是三年。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