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高鸣常向月,善舞不迎人——覃琳诗集《拒绝浮躁》序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4-20 作者: 石继丽  

  吾友覃琳,无字无号,无官无衔,张家界人,郊区一中学教师,职务中勉强上得台面的是任天门诗社秘书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可就是这样一位来自民间、看似草根的女子,却是将诗歌、散文、小说、古诗词写得纵横驰骋,烟波云水,酣畅淋漓,让人侧目旁立,心生敬意。
  2009年的一个晚秋,我在澧水上游的一所叫温塘的中学听了一堂课,是关于古诗词写作的。那天太阳真好,窗外鸟声啾啾,窗内软语呢喃。一个衣袂飘飘的女子风摇柳摆,只用一节课的时间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平平仄仄。这个女子便是覃琳。
  随着天门诗社频繁的活动,我们渐渐走近。和很多写作女子不同的是,她朴实而不取巧、爱思考而不喧哗。尤其是由己达人,很有情怀,常常用尽长夜给每一位网友用心点评,而每一个点评又像是一个老中医生给一个感冒患者开具的处方,用的全是中成药,唯恐挂了点滴伤了对方的身体。她用通达而体恤,理性而温暖的心关照着他人。这怜恤便有大爱,大爱便有大不忍,有大不忍便有大温暖,大温暖便有大伤痛。以致于她的身边聚集了一大批文青,老至耄耋之年,小到8岁童子。他们郁闷地向她倾诉,又焦急地等待着她的答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而令人不解的是,所有这些,覃琳都是在她家里那盏昏黄的灯光下完成,除非开会,除非上班,几乎不参加一切在很多文人看来高大上的聚会,表现出和她网络上截然不同的冷静,从容和低调。
  及至深度了解,才知道覃琳骨子里深藏着一股君子气,古道热肠,侠骨柔情,交友不交利,交友不依权,交友不图报,颇有魏晋之风。她的课教得是出神入化,常常在全区是前茅,却不曾入俗谋求个校长或特级教师当当,依然还是一个初中语文教师;她的诗文写得柔肠百结又行云流水,守着厚厚的一摞诗稿,到如今还没出版一本书为其博得声名,大有“我写故我在”的归隐之势。然而纵观她变化多端的写作,又有着庄子所言的“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的境界。读罢覃琳的整卷诗稿,让我想起傅山先生两句诗:“一灯续日月,不寐照烦恼。”我从覃琳的诗歌里读到最多的是一种孤独彷徨。唯真,故有深情。世间一花一木,一人一物,大到天地日月,家仇国恨,小到亲戚六眷,蚂蚁蜉蝣,皆是她情之所在,情之所寄,一往情深,有时还一厢情愿。深情,便多情;多情,便不忍;不忍,便多伤痛;多伤痛,便多执着;多执着,便多苦虑;多苦虑便多孤独;多孤独,便多彷徨。于是乎,覃琳常游走于张家界的山水之间,游走于白天和黑夜之间,游走于入世和出世之间。唯其如此,才有她的内心狂热外表安静,热衷心交而疏于觥筹交错的双面性,像孤独的荷,静荷、孤荷、影荷。然而她执着于答案,苦苦问道于荷。荷不忍解语,任由一颗浑圆的露珠倾下荷叶作答,如一颗潸然的泪珠。
  澳大利亚有一部电影叫《荆棘鸟》,这种鸟一生只唱一次歌。它们穷尽一生不停地飞翔,只为在黑夜森林的深处找到那棵世间最隐秘的音乐树。当终于如愿以偿时,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那凄美动人,婉转入云的歌声使人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一曲终了,荆棘鸟气绝而亡,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刹那的永恒,给人间留下千古绝唱。我觉得覃琳便是这只荆棘鸟,一生都在飞翔,一生都在寻找音乐树,一生都在暗暗积蓄着力量,等待着那最后的放声歌唱。
  人本身就是作品的一部分,诗如其人,人如其诗。读她的诗文,感觉行云流水的语意迎面扑来。她站在感悟人生的高度,给予着人文关怀,超越着世俗浅薄,寻觅着自己的方向。诗歌中,无论是写景抒情,还是言志遣兴,或者抒怀寓意,无论是歌吟爱情,寄怀乡恋,还是咏叹亲情,诗句皆为委婉含蓄,细腻空灵,飘逸脱俗,饱蘸深情,把情感对象与物象结合一起,融合不同的意象,传递着她的思想、情感和理想。
  乡土是诗人心灵的皈依,作者以滚烫的诗心传递着缕缕对故乡澎湃的爱。诗意时空开阔,意象和谐,犹如梦幻般温馨安宁,乡思故情凸现,表达出真情与唯美。“直到那画中的小路,斜斜地从眼前蜿蜒上去,消失在那帧质朴的山顶时,一种亲切得如儿时母亲的呼唤,便一长一短地唤醒了我心底的渴求。伫立画前,小路如一把钥匙打开心思,故乡像崴着小脚的妈妈的背影,正努力追赶着调皮的童年……”柿子树、春雨、金银花、土墙、枞菌、父亲、母亲、爷爷、伙伴儿、小路、春联、鞭炮、新年……老家的一切,都成了她绵绵不尽的乡愁。童年的故乡和童年一样美好,意象表现出一种灵魂向故土田园的复归,一种浓浓的乡土情结跃然纸上。
  爱情是诗人歌咏的永恒主题。本书中的情诗是诗集的精华,作为作者,只有情动于中,才能言之于外。“习惯了,就这样坐着听风听雨,听心里长长短短的诗句平平仄仄地散落一地。独自试着将折叠的心,在这个窗前铺展,铺展成一条窄窄弯弯的江南雨巷,目送你走成一株寂寞的梧桐,结满一树的泪滴。听风背着一把陈旧的吉他,弹奏一路的阴晴圆缺,诠释前世今生的阴差阳错……”(《就这样听风听雨》)诗人丰富的想象,独到的构思,笔法的穿透力使这首诗耐人寻味,特别收尾一句画龙点睛,倍觉空灵。“听风背着一把陈旧的吉他,弹奏一路的阴晴圆缺,诠释前世今生的阴差阳错……”诗歌饱蘸笔墨间任情思流泻,巧妙地将情、景、境、色、声融汇贯通,穿插意境,营造一个浓郁的诗意氛围,使得诗歌中的情思打动人心,回味无穷。这部分里面还有很多出彩之处,均以朴实无华之笔,写真挚细腻之思、之感,真切自然,细致入微。“听,谁在月下吹箫,声音很瘦,穿过心与心的距离,流成一条溪水,一路洗尽离愁。隔着一个字的距离,那弯弦月撑一条小舟,在忧伤与幸福之间深情的凝望。”“我能矜持多久,大不了从春忍到夏,又从夏忍到秋。可是,霜等不及了,一个深吻下来,能不动嫁心?”“风里,我把捡拾的思念抛向空中 ,落花成雨,漫过岁月的岸,流成今春的一个愁字。我坐在岸边,凝望:樱花去了,光阴老了,牵挂也瘦了。”(《牵挂也瘦了》)诗歌是跳舞的语言,诗人的内心世界变化神速,心灵外化,打破时空界限,看似语无伦次,其实是意若贯珠,诗意浑然一体。跟随诗人笔触,让读者怦然心动,内心有所触及,读后若有所思。这就是作者不断磨砺下,文笔逐渐老练的标志,不像一些初学诗歌者,一味搜罗一些花哨的词语,摘取一些闪光的语言,拼凑出看似华章美文,实际,读后却难以产生深刻印象。
  诗歌来自心灵,也必将走向心灵。一首诗的精华,在于诗的灵魂即诗魂。作者半生中所历经的种种坎坷际遇,让她常常沉湎于思考,感悟独特而深刻。“我是只离群的鸟儿,独自栖息在那片幽静的水域,看夜的眼,长长地投影在水上,春秋冬夏,临岸观火。我真不想看一群张牙舞爪的灵魂临街而舞,肆意狂歌,给这个浮躁的空间升温。岸边,人来人往,匆匆忙忙的都与我保持着一段距离。没有一颗心走向我,走近我寂寞的鸟巢。就让日子慵懒着从春天拗过去,我需要在这个夏天打个盹儿,等我睁开眼的时候,那片芦苇,也许就黄了。” 这些炼字、炼句、炼意之间,诗情满怀。诗歌是以意象承载诗意,以语言勾画意象,她的诗歌简约精炼,却带给读者一些理性的思考,诗歌空灵的内部,熠熠着一种深沉与感伤。“读着疼痛的味道,试着呐喊,四野一片黑暗,连草都是枯的。等死,我听到泪水流淌的声音划破丑陋的面颊,淌成了一条通向死亡的河流。一群贪婪的人们踩着我的尊严,狞笑着涉过我腐烂的躯体,封锁了那条喘着粗气的小路……”(《六月的颓废》)这诗歌里的每一颗字,都承载有生活的重量,让人读后沉重,读后深思,读后共鸣。她的诗大多看上去是兴之所至,信手拈来,随性而发,但仔细品味,就能发现她真的苦心孤诣,匠心别具,遣词造句十分讲究。(《拒绝浮躁》)而另外一些短诗,则读来另有情味。“不停地叫喊,铺天盖地,从夏叫到秋,生怕别人不知道它会唱歌。可那单一的旋律,不久 ,就让人厌倦了。” (《鸣蝉》)“将日子绑架了,将牙关咬紧了,一口一口,一圈一圈 ,一轮一轮地围着生活的炊烟旋转,咀嚼着生活的沉重与艰辛。当自己的棱角磨平之后,才远远地流放了日子,留下孤零零的自己,在光阴深处,默然, 感叹。”(《磨子》)“一直被光阴追赶着,让勤勤恳恳的老牛牵引着,总想走得远一些  更远一些,可迈出的双脚总是被生活的琐碎羁绊着。就那样默默地转啊……转啊……转啊,可再怎么转也转不出生活的苦,生活的繁,再怎么转也挣不脱那根拴住自己思想的弦。”(《碾子》)这几首小诗构思奇特,短小隽永,清新别致,意境如画,读罢,让人物我两谐,思承千古。关于校园生活的一组诗歌写得也很有生活:“叹息的风一声声,潜入分行的句子,文字的倒影变换着各种狰狞的姿势,不断地翻成一路的云雨,反复淋漓着那一个个流淌得自以为是的日子。”《一场高温结束了一个童话》“撑着爱心风霜雨雪一路,将自己挺拔成一株精神的白杨,时间耗掉的是我的青春,只要能从一双双闪亮的瞳孔里读出我的嘹亮,那么,我的名字就永远不叫忧伤。”在这里,校园的桂花、桃花、梅花、樱花、玉兰花、窗外、教室、作业、学生、书虫、时光,这些美好的物象都被她写进诗里,放在醒目的位置,和着春风仿佛正从窗外吹来,而且挽着花香,携着春暖。这些诗歌中,诗人的意识是漂移的,诗人的心理也是漂泊的,但她却用一个个流动的画面,调动着读者的情绪,给人视觉和心灵的冲撞,读来欲罢不能,味苦而甘,韵味深长。
  徜徉在她的《拒绝浮躁》中,理性、温暖、明亮常常划过内心,诗意、真情和着她独有的个性一并向读者涌来,最后不知不觉被她淹埋,俘获。她在细致入微的观察生活间,饱含对世界的热爱,生活的思考和对万物的尊重。透过文字的背后,我抚到了她鲜活的思想,跳动的青春,美好的情愫,燃烧的灵魂,同时也看到了她的优美,如一条弯曲的彩虹,孤独地挂在湛蓝的天空。
  《世说新语》中记载了魏晋时期战功赫赫的大将军桓温与当时名隐士殷浩之间的一段对话,颇有感触。将军问:“卿何如我?”殷浩淡然答:“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覃琳便只做覃琳,她笔下的每一个人或物,每一句话,乃至每一颗字,便也只是覃琳。明诗人秦松龄用“高鸣常向月,善舞不迎人”来写鹤,我却固执地想把它借来,郑重地送给她,以为这两句诗与这位孤影丽人高度契合。
  因为这么多好诗的呈献,功夫一定是在诗外。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