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李军声和他的画儿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3-20 作者: 石继丽  

  李军声,土生土长的张家界画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粘贴画的创始人,生于一九六三年,年少时家境贫寒,尤喜画画。十七岁辍学,替人放牛,做过缝纫工、油漆工。1984年为了追求艺术之梦,他拿出所有积攒的钱自费到长沙求学。后来自创粘贴画,将油画、国画乃至版画的的特点都吸收进来,揉进了传统和现代元素,创出了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
  先后在澳门、沙特、法国举办过个人画展,2006年,李军声及砂石画作品被选编入《中国油画》、《中国美术》、《二十世纪中国著名书画家》等多部专业典籍。中央电视台、台湾电视台、东京电视台、香港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外文化交流书刊等国内外新闻媒体对他和他的砂石画做过多次专题报道。二〇〇八年被评为“湖南省杰出智慧创富人物”,现为中国美术协会会员、张家界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我以为在艺术的门类中,最苦累又不值钱的是文字,而最曲高和寡的是美术。所以齐白石和曹雪芹一样的流传万年。好的美术作品也像文学。我以为李军声的粘贴画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风情画,它们排列在一起就是典型的沈从文的《湘行散记》,一条澧水,一只乌篷船,一只小狗,一个洗衣的少妇,一排吊脚楼,一只背篓,一派淡淡的秋色。欣赏这类画时,我的耳边传来的是班得瑞的《 春野》。曲式轻忽飘渺,乐曲的铺陈徐缓,扑鼻花香迎风而来,由于行进速度上的舒缓以及曲式上的恬淡,所有的情绪就像喝一盏春茶,总要细细品味才能拾得个中真味,不会有刻骨铭心的痛,也没有花枝乱颤的喜。
  一类是人物画,将它们排在一起则串成小说,泥巴墙外和老狗一样无助的孤独老人,远去沧桑的背柴的老妇人,表情丰富细腻,走笔游忍有余,每个人物都历经时代交替,苍桑苦难、忧郁凝重;而那些吊脚楼里的少妇则像王骆兵的《大阪城的姑娘》,浪漫、大胆、热烈、抒情,每个女人都有一只背篓,每个女人旁都飞有几只鸟儿,每个女人头上都温软地挽一个髻,每个女人都有一双幽怨企盼的眼神,每个女人一定还有一个故事。在作品中,多个对比矛盾诸如长短、大小、方圆、曲直、疏密、浓淡、刚柔、虚实乃至动静、顺逆等组成有规律的变化序列,给人以鲜明的音乐一般的节奏感。读这类画,听到的是梁邦彦的《睡莲》。电子合成乐器制造出的迷蒙雾气,散发着一股唯美的浪漫,像是穿著白纱的少女在花间里穿梭游移,一切的景像就像透过柔焦看出去的画面,而在日出山头,所有云雾倏忽消散,从中真能感受到从自然传来的奇妙景像。
  还有一类是山水画,画中总是一派神仙居住的青山绿水田园,不受半点污染,依然感觉得到那空气都是喜马拉雅山上的一般清新。小溪边总住着一户人家,典型的土家吊脚楼,只见炊烟不见人,周遭是拔地而起巍峨高绝的石英砂岩高山。山是笋子一样一根一根的,挺拔峻秀,而他的岩石是大蒜瓣一样一团一团的,以神韵力量胜,简淡古拙,冷集闲逸,千变万化,愈出愈奇,极具张力。那山的气势,那山的神韵,让你一眼就认出这山一定是张家界的而非别处。我最喜欢的是他以天门山为主题的画,吸收了张家界奇丽的自然之美,于诸家中用宏取精,笔墨苍古、凝炼老辣,而且大气磅礴,雄浑奇崛,具有慑人心魄的力量感和现代结构美,尤其是将山洞画得鲜活,让天门山具有了生命和灵魂,且有道家归隐思想闪耀其中,干净、清静、退隐。读这类画,我听到的是《赛马》,似有无数座山化为烈马,风驰电掣,万马奔腾,似乎那样绵延不断的愁思总和二胡的旋律无法割舍,最后在繁密的碎弓中戛然而止.
  看李军声的画,又好似是看《天门狐仙》,每个小妖都让我像狐王一样产生占有三千佳丽的冲动,有的柔情,有的纯洁,有的烂漫,有的秀丽,有的飘逸,有的凝重。不论那画中的水是远还是近,那不管那山是排山倒海还是魏然耸立,那袅袅升起的炊烟是飘浮向哪里,那背背篓的女人从哪条路上走来,他的画总是那么干净,像西藏的天空、云朵,雨水。有本书名叫《天堂的隔壁是西藏》,看了李军声的画以后我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句话:张家界的隔壁是天堂。西藏和张家界都离天堂最近,信仰在左,山水在右。
  我以为李军声是月光里的贼,偷去了张家界月光中的山水,张家界月光中的人,张家界月光中的风情。盼望你像贪婪的土匪一样偷去李军声的画,连画中的土家吊脚楼,张家界的山山水水,甚至还有大湘西的女人。
  带回家了,她们会变成高原的冬虫夏草,会医好你千年难根除的疑难杂症:寂寞。
  带回去,但愿你像对待兰草一样,朝朝频频惜,夜夜不能忘。
  久不管,我担心她们会老去。
  链接: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这样评述他的作品:
  我觉得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不是一种纯工艺性的,因为见过一些制作的工艺性特别强的,这个缺点是什么了,就是比较呆板,总的效果啊,工艺痕迹过重,他原来有很好的油画基础,可能也研究过中国画、水墨画吧,所以他做出的肌理呀,一般的油画达不到,中国画更达不到,可是他又保留了油画笔触的感觉,还有水墨画,特别是    我看过日本的岩彩画,还有其他的一些工艺制作的都没有达到他这么好的效果,我是希望他在这一条创新的路上,能够境界越来越高,作品越来越成熟,可以说这种作品不光是在我们国内受欢迎,在国际上肯定也有很大的市场,因为我也去过国外的一些博物馆,参观他们的画廊,还没有这种品种,这种砂石画又吸收了油画的特点,又吸收了中国画的特点,这个色调也很统一,而且给人感觉虚实处理肌理处理都恰到好处,很大气,还有几幅画倒影的,甚至有些薄涂的效果也很好,还有这种构成式的东西,是吸收了现在的一些类似立体派,这种构成方法,在国内是比较少见的,因为东方人吧,对西方艺术的野兽派呀表现派还比较好接受,对立体派的东西不太接受,水墨也好,一直讲求阴柔的东西,这种很硬的几何形体的东西,咱们不太好处理,国内传统也比较少,所以他这个用很多屋顶做成一个立体的几何块面组成,看上去层次特别丰富,这个也是很难得的,最近国际上也在关注,东方艺术家吸收立体派的特点,成功的也不多,所以他这个也是大胆尝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