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覃金瓯轶事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3-15 作者:  

  覃金瓯,(1800-1870)是清代张家界及澧水流域各县民间广为人知的土家族阿凡提式的人,生于清朝嘉庆年,祖籍在张家界关门岩,后迁至西溪坪打鼓台。土家族,据《覃氏续修族谱》记载:覃金瓯“姿性颖悟、敏捷过人,赋物肖形,有八叉七步之誉” (按:古代曹植走七步能作诗一首;温庭筠手叉八次能作出词) ,但桀骜不驯,嫉恶如仇,经常以一些辛辣幽默的讽刺来挖苦当政权贵,以至在省城赴考时,还以“太公钓于渭水,老子坐在长潭”的对联来戏弄主考,因此被斥之为“泼才”而断了仕途,只能“以贡生终,士林惜之”。覃金瓯凭其敏捷的思维和一张能言善辩的嘴并一管生花的妙笔,创作出若干幽默诙谐又优美动人的故事,常以诗对或施“雀宝”,挖苦、抨击、鞭挞世态百相,令人捧腹,在张家界市乃至湘西几乎家喻户晓。许多故事还成了经久不衰的歇后语,堪称土家族的风趣、幽默大师,至今仍在民间广为流传。以下摘录的是他无数个幽默故事中的几个小故事。
  

水上对

  覃金瓯陪知县泛舟澧水,游览山光水色。船行到鸬鹚湾,知县被一船鸬鹚所吸引。只见几只鸬鹚钻入水底,一忽儿便夹着鱼儿露出水面,再飞上小船,吐出白花花的鱼儿来。知县灵机一动,吟道:
  鸬鹚夹鲤鱼,飞过官黎坪,还动;
  [与峡洞谐音。还,乡音读hā;峡,乡音亦读hā]
  覃金瓯听得明白,知县是切鸬鹚湾、鲤鱼池,官黎坪、峡洞等地名作对联。这时他忽见大路上一武官骑着白马走过去,遂随机对答道:
  将军骑白马,路经无事桥,且住。
  对的是子午台的将军洞,以及白马池、无事桥、且住岗等地名。知县连连点头。
  船行到马蹄潭时,知县问:“前面的山叫么子山?”覃金瓯讲是观晋山。
  船离观音山不远,见树林掩映处,显现出飞檐斗角。知县又问:“那又是么子地方?”
  “观音阁。”
  知县沉默片刻后吟道:
  观音山,观音阁,观音阁上观音坐,观山观水;
  覃金瓯明白县官又在考他,一会儿船行到白龙泉河边,岸上有座白龙庵,庵边有一些人正围着一具穿白衣戴白帽穿白鞋的尸体恸哭。知县说要上岸看看去,他穿着白纺绸衫子,上岸后在前面走着。覃金瓯见这情景,茅塞顿开,忙对知县说:“大人,下联有哒。”覃金瓯吟道:
  白龙庵,白龙泉,白龙泉里白龙眠,白鬼白人。
  知县听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纺绸衫子,鼻孔里哼了一声,脸色变了。覃金瓯马上改口道:“白甲白盔。”知县这才神情缓和下来。
  这时,太阳从澧水东南方云头中露出来,从船上看.好像是在潭口那一方。知县即景吟道:“潭口有缺红日补”覃金瓯正蹲在船上面对天门山喝酒,知县音落,他顺口吟道:“天门无锁白云封。”知县抬头一看,天门眼果然白云缭绕。他点了点头,顿忘前嫌,笑道:“高才!高才!”  


驼子姻缘
  张财主有万贯家财,却养了个驼背儿子,眼看三十出头,还找不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财主很着急,就请能说会道的覃金瓯为儿子访一门亲事。覃金瓯访去访来,访到了李财主家有个千金,容貌倒还见得客,可也是个驼子,二十七八了还待字闺中,李财主也正在着急。
  覃金瓯想,这真是天生一对。于是就去李家求婚,说邻村张财主的相公,生得眉清目秀,才貌出众,又是大户人家,正好门当户对。李财主听后好不喜欢,就约定明日相亲。覃金瓯回告张财主,说求得了个千金小姐,容貌姣好,才华超人,愿与相公配婚,明日就来相亲。张财主喜是喜欢,只是为儿子的驼背发愁。覃金瓯说:“不要紧的,明日叫相公靠在池塘边的栏杆上,假装看鱼就是了。”
  次日李夫人来了,远看张相公伏在栏杆上对池塘看,像在想诗作赋,心中暗喜,马上答应了亲事。回到家中,对小姐说了。驼子小姐一听,得了这么一个如意郎君,更是欢喜,只担心张家人来相亲露出马脚。果然覃金瓯来了,说是张家要来相亲。看到李财主一家人愁容满面,覃金瓯猜透了他们的心思,就对他们说:“不要紧的,小姐你明日就假装在织布机上弯腰结纱,保险没事。”
  第二天,张夫人来相亲,隔门一看,小姐正在结纱织布,果然人才不差,非常满意。两家说定了,就择吉日成亲。“三拜”之后,相公入洞房与小姐圆房,只见帐子上贴着一首诗,相公念道:
  千里姻缘一线牵,同进洞房话月圆。
  相公打开罗帐看,睡的小姐身半圆。
  小姐睁眼看相公,正似一张好犁辕。
  一问,有人说是覃金瓯写的。这时双方才明白,原来是一对驼背夫妻。小姐气得大骂覃金瓯没好死场,相公冲出大门要找覃金瓯算帐,抬头一看,大门上也贴着一首诗:
  两家莫怪媒人差,男扶栏杆女结纱。
  完婚同进洞房去,一对虾公敬菩萨。
  相公大怒,正要把它撕掉,只见边上还有两句诗:
  姻缘本是前世修;
  驼子夫妻能白头。
  相公想了一想,这是命中注定,叹了口气,只好又回洞房。
  

萝卜对联
  覃金瓯落榜之后,只好背个包袱到外地教私塾。他教私垫的那个东家,生性刻薄,每天吃的菜都是萝卜,所以覃金瓯教书也不大尽力。
  一年上岸,东家要考考儿子的学业。儿子怕考不好,找先生请教,覃金瓯就如此这般地对他作了交代。
  东家要考对对子,覃金瓯说可以,但不得出长句,因为才开始学,要量力出题,最好是两个字。东家答应了。
  中午,东家办了一桌简单的酒席,仍以萝卜为压席菜。   
  开始了,东家高声对儿子说:“青菜!”
  覃金瓯把筷子伸进萝卜碗,学生看得清楚,马上对道:“萝卜!”
  东家点点头。又说:“杜甫!”
  覃金瓯又夹了一块萝卜,学生又对道:“萝卜!”
  东家说:“杜甫是唐朝的诗人,是人名,你怎么也对萝卜?”
  覃金瓯解释道:“他对得好,杜甫是唐朝的诗人,萝卜是压席的主菜,杜甫是人名,萝卜是菜名,这叫虚对虚,实对实,名词对名词。”
  东家语塞。接着又高声说:“钟鼓!”
  覃金瓯照例夹萝卜。学生又对道:“萝卜!”
  东家说:“这下会对错了吧?我说的是敲钟的钟,打鼓的鼓,与萝卜挂不起来。”
  覃金瓯说:“挂得上,没错。他对的是鸣锣的锣,击钹的钹。不是萝卜,是锣钹。”
  东家辩不过,又说:“绸缎!”
  学生看覃金瓯的筷子又插进了萝卜碗,忙喊:“萝卜!”
  东家有些火了,吼道,“我说的是丝绸的绸,彩缎的缎!”
  覃金瓯答道:“他说的是呢罗的罗,绢帛的帛。”
  东家又吼道:“岳飞!”
  学生眼睛跟着覃金瓯的筷子又进了萝卜碗,于是又喊道:“萝卜!”
  东家道:“我说的岳飞是古时的忠臣!”
  覃金瓯说:“他说的罗匍是昔日的孝子。”
  东家讲不过,只得叹了口气说:“哪有那么多萝卜对!”
  覃金瓯说:“大概是东家的萝卜弄多了,也是他把萝卜吃多了,所以才尽对萝卜!”
  东家半天才领悟到:“啊……”


诗戏二乔
  八月十五这天夜晚,永定城里几位秀才喊了两个歌妓,在河街一家吊脚楼馆子里饮酒作乐。
  酒过三巡,一位秀才说:“今夜月光皎洁,诸位都要吟首诗,才不辜负这月夜良宵。”
  另一位秀才接声道:“好,覃金瓯先生高才,还是请他先作一首。”
  覃金瓯也不推辞,要大家出题。一位秀才说:“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为题,在一首诗内,从一字起到十字落。”
  覃金瓯对坐在两旁的歌妓瞟了一眼,吟道:
  一名大乔二小乔,三寸金莲四寸腰。
  买得五六七色粉,妆扮八九十分娇。
  秀才们翘起大拇指赞道:“好才学!好才学!”其中—个秀才又要覃金瓯倒转来以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为题作一首诗。覃金瓯喝了一口酒又道:
  十九月亮八分圆,七个秀才六个寒。
  五更四点三通鼓,心想二乔一枕眠。
  两个歌妓听了,一齐笑着用拳头打覃金瓯,骂他道:“你这个老不死的”。


四百石谷
  西溪坪田某家大豪富,只嫌没有功名光耀门庭,经多方钻营,用四百石谷捐个“拔贡”头衔。时逢田某五十岁,他大摆筵席,庆贺双喜佳期。亲友争着捧场,要给田某送一块寿匾,便请覃金瓯题字。
  覃金瓯素来鄙视田某的为人,当即挥笔写了“德弼硕容”四个大字。漆匠做匾时,覃金瓯嘱咐在德字中的“四”字,弼字中的“百”字,硕字旁的“石”字,容字下的“谷”字加上彩金,其它笔划用平光金。田某见匾,认为覃金瓯是颂扬他道德高尚、容貌丰满,十分高兴。可匾挂了半年后,平光金褪色,而彩金的笔划鲜艳夺目,“四百石谷”几个字格外耀眼。此时田某才知道覃金瓯有意揭露自己“四百石谷”捐顶子的丑行。


题扇诗
  财主儿子田宝到集市上买了一把牛骨扇子,一路摇着扇子哼哼唱唱地回家,见路边正在干工夫的穷人,大声讲:“这些蠢人不晓得热!”覃金瓯正好从这儿过路,田宝看到覃金瓯,便喜孜孜地讲:“覃先生,今天我买了把牛骨扇子,我请客,请你给扇子题首诗好不好?”覃先生点点头,“要得。”
  一餐酒饭招待后,覃金瓯拿笔在扇子上写道:
  扇子扇风凉,鸡冠花儿香。
  芭蕉不结籽,头顶状元郎。
  田宝接过扇子,喜欢得不得了,还得意地向一个有学问的人炫耀。那人一看题诗,忍不住卟哧一声笑了,说:“覃先生题的诗,一句一句念没么子不好,但这是藏头诗,若取句句开头那个字,就成了‘扇鸡巴头’!”

什么东西
  某年,张家界来了个新知县。于是城内的财绅阔佬们都想巴结新来的“父母官”,纷纷请新知县到家喝酒。一天轮到城内耆老胡某请客,他为了活跃气氛也邀请覃金瓯前去作陪,覃金瓯满口答应。那天一早,覃金瓯去了。可时至夏季,他却穿一件棉袍子,而手里又拿把扇子“卟卟”地扇个不停。知县一看,鼻子里轻蔑地泄出一声“哼”,嘴一撇吐出上联:“穿冬衣,拿夏扇,哪知春秋!”覃金瓯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待知县的话一落音,即道:“出北京,入湖南,什么东西?”
  覃金瓯对官场深恶痛绝。张家界历届知县多是贪赃枉法、中饱私囊的庸碌之辈,这新来的又会是什么好东西呢!他事先得知这知县是从北京来的,于是对出如此下联。知县受了奚落,气得脸红脖子粗,可又一时找不到机会报复覃金瓯,只勾着头闷闷地喝酒。隔了一会,知县忽道:“弟即为桃源桃,只恨天门不塞,竟通人世。”
  覃金瓯一想,“嘻,他是把自己比做桃花源里的陶渊明哩,好大的口气哟!”覃金瓯扇儿几摇,答:客乃是柳州柳,常以山水之奇,发为文章。
  知县一听,暗暗想道:“面前这个土蛮子绝非是等闲之辈。常言说山巅上有好水,深沟里出人才,到这里为官,得稳当点搞。”遂向覃金瓯一抱拳:“领教了。”覃金瓯淡淡一笑:“别客气。”
  

先生先死
  一天,一位学生的母亲来私塾接孩子回家。覃金瓯见其风韵俱佳,便想开个玩笑。突然那女人觉得脸上有点痒,就用手抓了一下。这个动作惹得覃先生诗性大发,随即赋诗一首:
  [抓抓痒痒,痒痒抓抓。
  不抓不痒,不痒不抓。
  越抓越痒,越痒越抓。
  没想到此女随即也赋诗一首反击: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不生不死,不死不生。
  先生先死,先死先生。
  覃金瓯终于遇到强中手,赶快开溜。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