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桨声灯影忆庸城(七)
来源: 《走庸城》 发布日期: 2017-03-01 作者: 石继丽  

  文化三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说到庸城必离不开元宵节。清道光三年(1823年)《续修永定县志》载:“岁时初三日后,城乡盛鼓吹,扮鱼龙、狮子、花灯诸戏,而初九曰上九,十三曰上元,十五元宵尤盛。”清咸丰晚期,庸城出现新门类永定花灯,清同治初永定县令王日修《小南京词》可以佐证:“湘江处处楚歌声,此地偏饶白下情。制得吴讴夜吹笛,果然身在小南京。”这里重点说说三大奇葩:永定花灯、大庸阳戏、大庸硬气功。它们也分别被评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花灯

  据玩花灯老人口传,清代晚期,永定县中湖乡有覃氏兄弟玉龙玉凤常去四川贩盐,途中看到许多花灯演出,耳濡目染,学会了不少词调,回乡后课班授艺,使花灯流传开来。1920年至1925年,“湘西王”陈渠珍割据湘西十县,推行自治,鼎力发展文化教育,举办十县花灯曲艺交流会演,改进花灯词、曲和技艺,使传统花灯村村普及,形成高潮。但是主题的灯词除了这些品味高雅的“阳春白雪”外,更多的是“下里巴人”。北伐期间,曾任建国联军川军第四旅旅长的大庸人周朝武,由于喜爱花灯成癖,责成所属营长陈友卿以厚礼聘来有文墨的花灯师傅,选择了数十名少年儿童办了一个花灯训练班,日夜教演,与此同时,将一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灯词进行了加工提高,使许多词曲面目一新,文采焕然。国民党统治时期,有人认为有的花灯词伤风败俗,一度禁演。
  根据张家界民俗专家陈自文老先生记载,花灯是以小丑小旦载歌载舞为主。由于许多花灯词涉及风流韵事,大男大女不太适合,都是小男孩演,1949年以后小旦才由女孩担任,五至七名玩灯者帮腔。表演时以相互旋转为主,辅之以前后弯腰、进退碎步、白鹤亮翅、蝴蝶采花等简单的舞蹈动作。乐器为鼓、锣、头钹、二钹、勾锣、大筒、笛子等配合。唱腔以灯调为主,杂以民歌小调,最突出的特点是衬字衬词多,如“咿得儿呀得儿喂”、“呀合喂”、“呀衣呀”、“咿呀呀得儿喂”、“喂呀喂得儿呀”等。内容主要分吉庆祝福、歌颂古人、劝善去恶、生活情趣、男女情爱等。其中被歌颂的古人达一百余人,多为忠臣良将,情女义男,还有圣哲明君,仙道神佛等。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均名列“经传”,大多数登上了戏台,有着可歌可泣的情节,风花雪月少,悲欢离合多。特别是忠臣的卫国、节女的为情被广大人民群众视为楷模,学习膜拜,传唱不已,演唱者入戏很深,常常唱得观众或奋起扼腕、或鼓舞雀跃、或忧心如焚、或声泪俱下泣不成声。据说上世纪20年代初,一妇人尚在坐月,经不住诱惑,就抱着孩子追看花灯。孩子饿得哭,夫人便将乳头塞给孩子。忘情处听入了迷,忘记了孩子的存在,结果一天一晚下来,孩子被乳头窒息而死。后来妇人便成了疯子。男女情爱是“花灯”的主流,曲目占70% 以上。其中有的来自才子词人的手笔,写得十分优美而高雅。由于永定花灯易学易记,男女老幼一唱就会,正如“凡有井水处,皆咏柳永词”一样,在永定城乡,一度“凡有井水处,皆有花灯声。”
  据著名阳戏编剧樊世雄老先生介绍,元宵花灯节是有规矩的。每年从大年正月初一开始出灯,并且有一种完整的出演程序,分为启灯,出行灯、上元灯、元宵灯、收灯共五个步骤。启灯:不论何人以何种名目组建的花灯队,出灯前都要举行启灯仪式。大年初一晨,择一屋前场坪,置一方桌,焚香烧烛,全班人马在师傅率领下净手、净面,先师傅,次鼓师,再次琴师、丑角、旦角等。净毕,各持三枚清香,虔诚行拜三跪九叩之礼,礼毕,鼓乐鞭炮齐鸣,然后首演“八大颂”曲目。据庹松侠老师说,此举意在乞求花灯祖师庇佑,演出顺利无忧。出行灯:正月初一到初三唱出行灯。唱“拜码头”、“大八颂”、“下报条”、“小八颂”、“九连环”等吉庆花灯曲目。初四方可外出串乡走寨演唱。上元灯:正月初九进城演唱称“上九日”,又谓“玩上元灯”。限唱“小四景”、“红绣鞋”、“十画”、“十杯酒”、“女十绣”、“倒贴”、“打烟馆”、“八仙图”、“卖纱子”、“放风筝”、“卖花”等曲目。初十复串乡登门演唱。元宵灯:又称“闹元宵”。正月十五日各路花灯齐聚县城大显身手,所唱花灯曲目不限。收灯:正月十六日,全班花灯演职员齐聚一处,将所用灯笼、扇子、纸花堆积一处,点燃冥钱香烛一起焚烧。丑、旦演员在鞭炮、鼓乐声中,丑先旦随,跃过火堆,名曰“熏烟火”。据李跃胜老师说,不如此便遭厄运,或多灾多难,或如痴如癜。然后清唱一盘“十八扯”。然后全班人马会同本村花灯爱好者一同欢宴畅饮,分发“打发钱”及香烟、炒米、糍粑,尽欢而散。
  擅演花灯的艺人甚多,最负盛名的当数杜从善(时人称为花灯祖师)、刘彩庭、刘思之、覃华堂、覃德之、杨全之、宋金生、彭银洲、万小洲、代达三、庹喜生、李寿等,这些艺人均已辞世。健在的有李顺、李玉芳、卢忠和、黄腊、邹石、吴三洋、胡维星(女)、尹德菊(女)、田开桃(女)等。
  大庸阳戏
  沈从文曾说:“到湘西不看大庸阳戏等于直到半个湘西”。可见阳戏在人们生活中的位置。据原大庸阳戏剧团团长周志家先生介绍,阳戏在庸城起源较早,据传是自四川传入境内。1430年,在普光寺之右建起了关帝庙,又称武庙,而且规模“甚巨”。武庙高戏台的建成,使阳戏步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1814年,樊姓邑人重募建关帝庙,其中高戏台保存至今完好无损,西侧大门处刻立的“看戏公约”石碑,仍清晰明辨。到了清朝中叶,阳戏戏班已普遍存在,犹如雨后春笋,以教字垭犀牛潭一带的覃氏家班最为享名,其中杜从善、覃保元等老艺人带徒授艺,阳戏进入鼎盛发展时期。
  阳戏乡土气息浓郁、语言生动风趣,最显著的艺术特点是唱腔风味独具一格,别有情趣。 大庸(北路)阳戏的唱腔有十八调。唱法必须用真假嗓相结合,唱词用真嗓,拖腔用假嗓翻高八度,这种唱法又称“金线吊葫芦”真假嗓相结合的唱腔唱法,可以与“黄梅戏媲美”,是“三湘一绝.五溪奇葩”,是全国戏曲独一无二的。这种真假嗓的巧妙结合,体现了土家人的粗犷豪放的性格,声腔宏亮,韵味无穷,男女老少都能哼唱几句。然而外地人却很难模仿,更难唱出这种独特风韵。正因为如此,阳戏被专家和学者誉为“三湘一绝、五溪奇苑”,“是土家族文化中的艺术荟萃。”2010年5月被国家文化部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大庸硬气功
  大庸硬气功又称“鬼谷神功”, 在大庸流传久远,历代很多医学书籍中都有记载,相传鼻祖为“三教九流”之一的纵横家楚国鬼谷子。《永定县志》记载:鬼谷子曾隐居天门山西崖绝壁鬼谷洞,潜心学《易》,著《捭阖》十四章,传授方术。清代中期,武林高手朱茂岭隐居三岔村芭蕉湾洞穴,研究鬼谷神功,后收余道人(名余世万)为徒,传其衣钵。
  大庸气功有硬气功和轻功两种,“硬气功”属少林硬气功南派,集武当、少林、南北派、昆仑派众家之精华,讲究气功与武术相结合,重在实战,练功法:闭嘴由鼻呼吸,两肩自然下垂,小腹放松、气沉丹田,气到力到,用之精审,流通百骸,是谓之劲,构于一处,用谓之力,气功以意行气,意到气到,久之成功,能行能使,能东能西,此外,在防治疾病上常用的气功,有静坐和强壮功。
  大庸硬气功的祖师是清道光时保福山寺的余道人余世万,他有五名弟子:张慈宝、郑典宝、周福宝、张锅匠、陈砂匠。张慈宝是张家湾人,徒弟郭玉堂,民国初年在慈利、大庸传艺。郑典宝是西溪坪一碗水人,徒弟较多,现今官黎坪的赵继书、白羊坡的龙传周、胡家河的周南芳分别是郑典宝,张慈宝的徒孙。这些人除习武练气功外,每年春节还舞狮子。
  清同治年间镇守台湾的总兵刘明灯将军以及其兄弟六人,自幼苦练鬼谷神功,都得真传,死后碑文上就有“幼奂奇气,臂力过人”的记述,其弟刘明瑾当年跟随左宗棠平定阿古拉叛乱,在《新疆上下两千年》里有重墨记载。有“中华第一保镖”“中华第一神腿”之称的杜心武大师所习自然门功夫将鬼谷神功的精义演义至最高境界,曾在国际武术界引起轰动。民国初期,硬气功逐步变为民间体育表演艺术,尤以“双风灌耳”、“银枪刺喉”、“腹卧钢叉”、“钉刀床破石”、“汽车碾身”、“头撞石开”等节目最为惊险叫绝,南门口对岸的官坪村更是男女老幼爱好气功成风。1979年,一代大师赵继书参加过四届“全运会气功表演”,荣获国家一等奖。1979年底和1981年春先后随中国武术气功团到欧洲卢森堡、意大利、比利时、罗马尼亚、马耳他、英、法七国访问演出,卢森堡国王赠送他一枚开国纪念牌,其它国家元首给他赠送金牌、银牌,州政府增补赵继书为委员,1983年被增补为省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和湖南省电视台,先后于1979年、1980年拍摄《气功异彩》和《大庸气功》电视片,放映后全县城乡观众达12万人次。
  现在《魅力湘西》的外场有气功表演,其中以“双风灌耳”、“腹卧钢叉”、“卧刀破石”、“对缠钢筋”、“双枪刺喉”、“头上打砖”最为惊险绝妙。
  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三盘鼓和渔鼓。据永定“三棒鼓”艺人相传:元朝末年,有一苏姓艺人,乃外地某杂技团杂耍人,因抱打不平,伤人性命,为避官府缉拿,逃来永定,后娶本地贫女为妻,因无田地,只得靠耍“三棒鼓”沿门乞讨为生,其所生一双儿女,男名苏子建,女名苏兰姣,不久因病去世,子女只得继成父业,以玩“三棒鼓”为生。兄妹俩在艺海生涯中,结识了不少戏剧、杂技、武术等江湖中人,技艺日精。为让“三棒鼓”表演更加吸引观众,多得些赏钱,兄妹二人将一些戏剧、杂技和武术中的耍刀技巧融汇在“三棒鼓”的抛耍表演中,从此永定“三棒鼓”的表演便多了一种抛刀、抛钢叉、抛火把的抛耍艺术。表演时一个或多人各持三至四把小刀或钢叉、火把,随着抛棒击鼓人的演唱,上下左右,身前身后,胯下臀后抛出名曰“关公背刀”、“美女梳头”、“银鼠窜梁”、“美女照镜”、“草船错箭”、“斩杀四门”、“金龙探海”等高难度的抛耍技巧,致使“三棒鼓”具有了独具一格的永定特色。渔鼓的主要伴奏乐器是一个大约二尺长,一端蒙上猪板油皮和猪尿包皮的竹筒,叫做“渔鼓筒”,所以称为“渔鼓”。另配简板和钹。据传永定于清代极为盛行,曲调简单,容易掌握,唱腔朴素,便于演唱,加上渔鼓筒配合节奏,曲调高亢悠扬,很有特色。唱词和道白均用地方语言;由一人说唱、不受场地限制、形式短小精悍,故事情节完整,人物形象突出。曲目分为长篇、中篇、短篇三种。解放前以长篇、中篇为主。在群众中喜闻乐见的曲目中有:《二十四孝》、《劝世文》、《吕蒙正招亲》、《薛平贵回窑》《梁山伯》、《永定十八坪》等一百多个。擅演渔鼓的世人甚多,仅老一辈出类拔萃的渔鼓艺人就人数十名,其中最富盛名的当数庄益胜、陈炳章、张岸荣、涂英唐等。健在的有瞿家才、李长安、覃正满、龚光模、覃玉姑、李福伍、杜明友、田开春、张德桃等。
  无可非议,永定花灯、大庸阳戏、大庸硬气功成为庸城文化最突出的胎记。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