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桨声灯影忆庸城(四)
来源: 《走庸城》 发布日期: 2017-03-01 作者: 石继丽  

  建筑
  在城市改造日新月异发展的今天,这些古老的建筑仿佛是大隐隐于市的文人雅士,静静地蹲坐繁市一隅。
  那墙草疯长的风火墙下住曾经住过什么人呢?那衰败的门洞里掩藏了什么久远的秘密?那树叶掩饰下的老屋,没有了高悬的门匾,有的是经年褪色的生锈了的把手,陈旧且坚固的老窗,家家紧闭的门。但是你必须承认,这些建筑群象老了的英国绅士,气质犹在。从前不炫耀,如今仍低调。不添一件时尚饰品,不掺和一种现代元素;因为它早已自成一派:庸城老街。
  诠释和描摹城市历史文化,除了厚厚的历史典籍以及民间传说、民间野史外,最可靠的佐证材料就是城市遗存下来的种种历史文化遗迹。那些繁复的斗拱、卷曲的瓦线、雕镂的脊兽都在默默地承载一些文化信息。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如果现代城市的摩天大楼,豪苑名邸是那种奏鸣曲,交响乐,突显铿锵奔放;那么眼前这些老街、木楼、寺庙、宝塔便是轻音乐和小夜曲,委婉抒情,没有浮华,没有霸气,有的是小夜曲的优美旋律,苍凉、舒缓而缠绵。
  永定卫城建成后,最早的标志性建筑仅有卫衙署、典史署、游击署、前分司、后分司等军政管理机构。发展到后来,庙、观、宫、祠,楼、台、亭、阁,书院、考棚、真武堂、演武厅、石牌坊,应有尽有,人文景观多达60多处。东北片分布有文庙、名宦祠、崇圣祠、节孝祠、武庙、普光寺、高贞观、文昌祠、马王庙、娘娘庙、城隍庙、城东书院、嵩梁书院、魁星阁、青云亭以及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等;东南片则有考棚、五通庙、八方阁以及30多处牌坊;古城最具情调和地域特色的当数沿河街,自西向东,有澧源楼、望仙楼、天后宫、水府庙、火宫殿、万寿宫、帝主宫、三义宫、许真君庙、波伏庙、西蜀宫、福音堂、东岳宫、崇文塔等;城郊东有回龙观、白云庵、神祗坛、先农坛,西有社稷坛、厉坛,南有山川坛、盘山庙、高远寺、大悲庵,北有无量庵、福德山寺等。始建于明正统八年的文庙,先后有康熙、雍正等七个皇帝为之题写匾额;始建于乾隆二十二年的嵩梁书院,有乾隆皇帝为之题写的"重道崇儒";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亦有国民政府总理林森题写的"英名不朽"等等。可惜这60多处人文景观,陆续被毁,尤其是毁于20世纪50年代以后,侥幸剩下普光寺和崇文塔两处,成为可视性的城市建筑胎记。
  这座老城里儒道佛三教合流。城内有嵩梁书院、武庙、城皇庙、娘娘庙、普光寺。城外北面凤羽山有文昌庙、福德寺。土门外有白云庵,东门外青龙山有回龙观,宝塔岗有东岳宫,南门外有万寿宫、水府庙、五同庙,西门外有白龙庵,河对面有盘山寺、大悲庵。无处不是红墙绿瓦,竹林掩蔽,苍松翠柏,杨柳摇曳。普光禅寺是儒道佛圣地,寺庙宏大,金碧辉煌,名冠江南。1946年11月1日~12月13日,普光禅寺永玺住持召开祈祷世界和平的水陆龙华大会,各寺庙僧众和南北各地听禅释经的僧人相聚一起有数千之众,场面恢宏,超度抗战死难军民和传戒,十分隆重。500多名受戒僧侣到澧水放河灯,为亡灵祈祷招魂。禅事毕后,组成队伍上街游行,各持长老手持法杖,身披袈裟,各大师佩戴佛珠双手合十,小沙弥有的手敲木鱼育经,有的手执扫帚招街,有的沿门化缘。各道观道长、道姑手执佛尘,一手单掌念无量佛。还有一些道士奏起管弦乐,十分悦耳,耗资2万多银元,十分隆重。
  据史志记载:崇文塔是清乾隆时候一个名叫马燧的县令为培植风水,振兴文风而倡建的。倡议得到地方士绅、商民的鼎力襄助,铸造塔顶的200斤纯锡,则由百十名读书人所捐。七级宝塔建成后,宝塔所在的地方改叫"宝塔岗",并沿袭至今。1916年芬兰牧师在半边街建福音堂,先后有8名牧师来传教,最早的叫梅先春,最后的叫白光明。1950年与外国教会脱离联系,1985年恢复教诲活动。1915年由澧州天主神甫陈乐白建立,设堂与观音桥,1918年在西正街建天门教堂,神甫教士多为西班牙人,后因无人领导而解散。1934年11月,红二、红六方面军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等人领导下,在此设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员会。除此以外,能给古城留下记忆的,就是那些背街小巷的称谓和一些叫了千百年的地名了,如卫官巷、土门巷、鲤鱼巷、城墙路、教场路、文昌阁、南门口、朝天门、南正街、北正街、半边街、河街、手巾岩、无事桥、东门桥、思善桥、观音桥、西门溪、东门溪、鸬鹚湾、木龙滩、四十八堆,等等,让人依稀想起隐含在名字背后的岁月与事件。
  最具沧桑感的是南正街的那一排排老木房。这是一片布局规范的木楼群,一般居民住房都是木构架的排列组合,一般面宽三个开间。临街房屋多为商业房屋,主要分布城镇沿街,由于街狭窄的限制,多建两层,而且有一定的深度,形成下店上居,或前店后居,房屋两侧砌有高出屋面的防火墙。土家人崇文重教、尊宗敬祖。楼都有祠堂,祠堂正对着大门,祠堂里供奉着祖先的牌位。少数富豪大家的大院采用纵向多进,讲究沿中轴线纵深排列,也有按左右轴线形成左中右纵深排列的大院。轴线上主房为三间,进入大门是过堂,过堂两侧是耳房,穿进过堂是第一进堂屋,堂屋两侧是卧房。堂屋与后厅之间隔断设中门和侧门,平时走侧门,遇有大事走中门。正房顶棚钉有花饰的天花板,门窗楹格刻有花草飞禽。布局上以内开天井作为组合中枢,利于采光通风,前后天井连接形成窄长空间,厅屋相套,四周闭合,加上天井两侧屋盖与山墙通风对流,在炎热季节十分阴凉,且光线柔和,既幽静又来往方便。如胡咸宜的大宅,天井回廊转角楼布置十分精巧。一些大户人家还会有门楼。门楼是庭院的门面,有的通体用青砖砌成,留成马蹄形的门洞,门罩正上方用方砖雕成家训。门罩靠上左右镶嵌雕花砖,形成正方形、圆锥切面形、直角三角形等。画面内容以花卉为主,牡丹、万寿菊、芍药等,有的呈盆景。雕花刀法为阳刻,深度占砖体厚度的三分之一,用水冲洗,擦拭核桃油。有的门楼用砖木结合建造,呈方形门洞,门楣用雕花木料挂络成三层,象征天、人、地三位一体,反映天人合一的传统思想。透过那些历史的残垣断壁,我们依然能感受到民间能工巧匠高超的建筑智慧。
  这些住宅之间都无一例外建有风火墙,用以防范火灾。据说那些风火墙是先人用红糖、蛋清和糯米经过严格的程序配制而成的黏合剂,其凝聚力远胜于大量用于现代建筑中的水泥。《大庸史志》记载庸城曾地震三次:1605年地震;1631年7月地震;1717年6月地震。历经风雨、战火和地震,这些老墙至今仍固若金汤。现在从南门口的高层砖房向下看,依然可以看见一些老四合院,封火墙、瓦屋面、浮雕板壁、花格窗户,铺青石街。据丁云刚老人回忆,那时南正街很是热闹,商号如咸宜大商号、邱伯记南货铺、生昌、玉安福绸缎庄、王兆记百货店、潘三益、同盛、宋全盛油号、同仁堂、杨太和大药店,从南门太码头以东至福音堂码头商铺连接成沿河街和半边街,各地商贾云集来这里做生意,城里人、乡里人、外来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
  这些凝固的历史再次印证了法国大文豪罗曼.罗兰之说:“艺术中没有进步的概念,因为不管我们回头看多远,都会发现前人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境界。假如有人认为几个世纪的努力使我们进一步接近完美,那将是荒谬可笑的。”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