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视点

桨声灯影忆庸城(二)
来源: 《走庸城》 发布日期: 2017-03-01 作者: 石继丽  

  史事浩繁
  大庸自古“一水四达,商贾辐辏”,是湘西西重镇之一,建县历史悠久。公元前221年秦始皇设置郡县,张家界一带属黔中郡慈姑县,县址在慈利县蒋家坪乡太平村;公元前202年,汉高祖设武陵郡,在大庸设充县;264年三国吴景帝将嵩梁县命名为天门山,设置了天门郡,至魏晋、南北朝,均属天门郡、溇中、临澧县;1369年明朝设置大庸县,1370年改大庸卫,1389年大庸卫分为永定卫和九溪卫,置安福县;清雍正1735年设永定县;1914年改为大庸县;1949年解放后至1988年,慈利县属常德专区,大庸、桑植为湘西州所管辖;1988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组建省辖地级市大庸市。1994年4月,地级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市,原大庸市更名为永定区(县级)。1994年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市,区名叫永定区。
  依据史料分析,当年建卫城的原因是,明洪武初年全国大统初定,国内尚不稳定,此处适逢大旱又虫灾,饥民闹荒,1370年茅岗土司覃垕联络湘西各土司揭竿而起,明军不得已撤出永顺羊山卫木栏栅城,1389年在武溪设大庸卫,实行军事管制。不久又相继发生土酋向大坤等48洞蛮在大庸纸马塌反抗朝廷,自称向王天子,被官兵围困,死于神堂湾。为了加强对湘鄂西边区的防范,明军指挥使周辅、丁贵奉命在这里选择了可守可攻的有利地形,于1371年以张胜牵头筑永定卫城,戍边驻军5600余人。将原武溪大庸卫城改成指挥所与九溪卫遥相呼应,直隶湖广都指挥司管辖。清康熙《永定卫志》载,“永定初设,无一土著之民,官军俱各省调集,以实卫城,其声音清历,礼仪彬雅,绝不染方言习俗。在屯之民,附近各州县者,多从其语言好尚,除有小异,究不大殊。”自此以后,卫制一直延续了300多年,到清雍正年间改土归流,当地的土著民族和屯边的将士兵众及外来民族通婚,长期融和相处,政局稳定。
  大庸卫更名为永定卫,是在明洪武二十二年(公元1389年)。是时安福所千户夏德忠发动土民造反,攻九溪,入大庸,朱元璋派东川侯胡海等率官军征剿。夏德忠败入仙人溪,先后在洗马池和天火岭一带与明军大战,后在七星山被擒斩首(见明嘉靖《澧州志》、清道光《永定县志》)。由于夏德忠叛乱,对原大庸卫官员们震动很大,他们希望从此偃旗息鼓,永远安定,就在这年平乱后上奏朱元璋,请求更大庸卫之名为永定,获准。
  永定卫捍卫区域主要是卫西北的永顺、保靖、容美(今鹤峰)、桑植,防止这些地方的土司夷蛮造反。可是它的屯田区域却远在百多里或数百里的澧州、石门、慈利、桃源,可谓“南辕北辙”。永定卫除六所外,还有六隘,还有六关,即百丈关、大坪关、新攻(一作政)关、闸口关、野鸡关、马嘴关,也需派兵巡逻。所谓西控三关(后坪、青鱼、黑崇)东锁三口(潭口、岩口、老鸦口),是历代统治阶级东护常、澧,西控溪峒的兵家必争之地。卫的顶头上司原为湖广省(两湖,不含两广)都指挥使司。
  庸城自建立时起,总共历经了一郡二州二卫五县二市,度过了汉、晋、北周、隋、明、清、民国、人民共和国八朝岁月,并经历了多次修葺。
  自1371年张胜筑城至1735年重建之前,庸城面积为3.57平方公里,修缮城墙较大工程有十多次。1404年明成祖朱棣令永定卫的驻军,“三分守城,七分屯垦”以自给。1413年,指挥使雍简修建普光禅寺。洪武末年,永定卫守备朱武昌“重修雉堞”,增多一千二百个,可从内向外“窥睨”,增强了安全防御能力。1461年构筑小东门,未建楼。1576年守备马呈文重修南北二楼。1572年,通判李有朋捐俸建城墙,窝铺50座,筑墩甃石,街巷造栅栏50余。1707年,缮补。1714年,因生员过八百里洞庭赴岳州应试,路险远多病漂溺,且误试期。督学薄有德奏准分棚在澧州(即大庸)应试。1753年知县马燧督修东岳宫、崇文塔和长湾至马鬃岭道路,并置凉亭;1761年知县郭六宰倡修“嵩梁书院”于县城; 1812知县鲁起元捐建考棚(在今东门大药房),修补城卡,社坛。1735年湖广总督迈柱奏准,割水顺、慈利并永定卫地,置永定县。当年取城外濠沟土,加砌城墙,城墙周长2010丈,高1丈5尺,雉堞1650个,高4尺,窝铺62个。有五个城门,东城门名朝阳、南名朝天、西名镇彝,北名拱极,各有城楼,另开小东门名文明(即土门)。现在重寻旧址,东门桥是城东门的外桥,城门地处步步高地段;土门在航校围墙东北角处;北门在综合商店西侧20米;西门在新电影院门前解放路地段;南门在原煤炭公司地段。城墙和护城河都是古代战争的军事防御设施,用来抵御对手的军事进攻。城内通往东南西北城门都有一条正街,街面约15米,城外还有沿河街、便河街、教场街。另外还分支出多条巷道,宽10米,均由块石铺成,可供人、车、马行走,这是永定城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扩建。后来还疏通了城外池濠,人工开挖一条2120米的护城河,深5米,宽9米,靠西边的叫西门溪,靠东边的叫东门溪。同年江南巨商先后入茅岗办铁厂48个。商旅络绎盛极一时。1842年知县柴兰馨对东门、南门进行修葺。1861年知县周应元为防太平天国石达开攻城,再次修补城墙和雉堞,并大五座城门楼上设炮台十余座。
  1909年在半边街建福音堂,1917年在西正街建天门教堂,福音堂是芬六喜牧师来大庸传布基督教时用自筹资金购买约五十亩土地建造的西式楼房,1937年前后芬兰牧师欧阳多、白光明先后大庸,整修了原来房屋的五分之一。1914年因县名与福建省永定县同名,奉北京政府令改为“大庸县”。1946年冬大庸县县长黄光涛扩建南正街,自文昌阁至南门大码头,宽度原仅一丈左右,扩宽达二丈余。1960年庹景陶县长新修贯通东西的街道,西起汽车站,东至东门桥,与南正街相交,形成城内第一条名副其实的十字街。在这六百余年内,城内街道主要有东门正街、南门正街、西门前街后街和北门正街四条,还有城北卫署前的福德街、城东北的小东门街以及南河街、便河街和半边街五条小街。街道均只五米多宽,全用石板铺成。此外,还有上庙巷、下庙巷、文庙巷、总爷巷、戴家巷、卫官巷、五通巷、白家巷、铁炉巷、马家巷、五鲤巷、鲜鱼巷、刘家巷等,这些巷子很窄,雨天打伞路过,两边屋檐水均可滴到伞上。卫城内的名胜,有卫署、游击署、真武堂、前分司、后分司、普光寺、文庙、关帝庙、城隍庙九处。城郊有厉坛、教场、社稷坛、水府庙、观音桥五处。改卫为县后,城内增建了书院、考棚、文昌祠、八方阁等,城外修建了回龙观、先农坛、东岳庙、白龙庵、盘山庙、帝阁庙等。文化大革命中,诸多古建筑遭受严重毁坏,仅普光寺由于充当仓库而侥幸保存下来。
  随着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声名鹊起,庸城走上飞速发展的轨道。1985年,新建扩建的解放路、天门路、紫舞路贯通东西,人民路、北正街贯通南北。此后十年,又改修、新建了南正街、回龙路、人民路、大桥路、后溶街和紫舞东路。1999年至2000年,新建了永定东路、永定西路、陵园北路、陵园南路、大庸西路、大庸中路。2002年,完成了紫舞西路修建工程。再后来大举进行了“三年有改观 五年大变样”的九路建设,“打造升级版 提质张家界”的四路改造,城市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质变,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都市化。在城区内新修了跨澧水的澧水大桥、鸬鹚湾大桥、观音大桥、大庸桥及城区内跨澧水河支流的仙人溪大桥、凤湾大桥和无事桥。城区建成面积达16.56平方公里。
  在这个过程中,庸城也在不断地被战火摧毁:1643年三月,李自成标将老回回、马守应攻占永定卫城,九月撤走,庸城城墙部分被毁。1924年11月,川军汤子模、林支宇部经大庸北伐。后续部队在县遭截击,川军怒,烧城东半边街。1930年2月17日,周朝武在大庸截留省府税收,田应棠团用大炮攻南门,南门外猪巷一条街烧光。3月5日,刘翼经部从便河街挖地道至城墙脚下,用棺材盛火药炸垮南门城墙二丈宽,经巷战,周部被迫撤出城。6日田应棠入城,下令拆城墙。5月,周燮卿驻县。慈利三官寺胡一统率部攻县城土门,周部用机枪扫射。1935年2月2日,国民党飞机六架,两次轰炸县城天主堂、书院、关庙、城隍庙。至此,庸城原貌所剩无几。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张家界市委员会主办 张家界市电子政务办维护 湘ICP备05011906号  E-mail:

Copyright 2007-2009 zjj.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204*768】

地址: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 邮编:427000 电话:0744-8298711 传真:0744-8298700